梁山好漢的凈土在哪里?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水滸傳》為我們呈現了一幅末世畫卷,上層統治者驕奢淫逸,中層的州縣官吏貪贓枉法,下層社會到處都是無賴和破落戶子弟。山寨、黑店、蒙汗藥構成了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遭到高俅報復的禁軍教頭王進,覺得在首都東京已經無法安身,就帶著老娘遠走邊關,希望在邊關立下軍功,干下一番大事業。王進在逃命途中,來到史家村。史家村民風淳樸,老太公對王進母子非常熱情,又是安排吃住,有是延醫問藥給王進母親看病。這樣的鄉土社會,原本也接近凈土,但是最終也淪陷了。在一個黑暗的日益江湖化的世界,不可能有孤零零的凈土存在。面對少華山的盜賊,史進有能力保一方平安,但在朱武等人同生共死的義氣面前,“大蟲不吃伏肉”的史進最終還是被同化了。史進和朱武等人經常禮尚往來,飲酒作樂,事情敗露后史家村被一把火夷為平地。最終,尋找師傅未果的史進沒有保住清白之身,加入了少華山黑社會組織。史家村的衰落說明江湖心態不僅侵蝕到城市,也侵蝕到淳樸的鄉土社會,意味著大宋疆域之大已經沒有干凈地方。

書中的好漢都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找一個干凈地方,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

好漢們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那是由于當時的上層社會充斥著貪污腐敗,下層社會盜賊橫行,人們對大宋朝的未來不看好,希望能夠在玉石俱焚的時候幸免于難。

對于不同的好漢來說,凈土在哪里,各各不同。李逵上山前是江州的小牢子,三阮上山前是石碣村的漁民。他們身處社會最底層,目睹官府欺壓百姓的種種事實,所以對于政府不抱有任何希望和信心。對于宋江的招安主張,最不以為然的是李逵,李逵說“招安招安,招甚鳥安!”又說“殺去東京,奪了鳥位!”在他看來,大宋社會不可救藥。三阮等梁山元老,雖然跟著宋江一起接受了招安,但只要有機會就想回到梁山。對于他們來說,水泊梁山“八方共域,異姓一家”,兄弟們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金銀,快快樂樂地過日子,是理想的棲身之地。

燕青是梁山好漢中最為多才多藝的人,也是作者盛贊的最為了身達命之人。燕青本來是大富豪盧俊義的小廝,一方面熟悉上流社會吃喝玩樂的那一套,另一方面身為仆人又了解社會下層的種種實際情況。在書中,最為接近宋徽宗性格的梁山好漢就是燕青。可以講,除了文化素養低一點,燕青身上的玩痞性格很合當今圣上的脾氣。何況,燕青還是李師師認的表弟。在東京李師師的家里,燕青吹簫唱曲,逗得宋徽宗先自大喜。燕青跑到方臘偽政權的皇宮里面,也是人見人愛。可以說,如果燕青想做官,以他的聰明伶俐以及和李師師的裙帶關系,前途肯定不在高俅之下。征方臘后,盧俊義和燕青都都有機會當不大不小的官。燕青卻比盧俊義清醒,勸說盧俊義功成身退,燕青說:“主人豈不聞韓信立下十大功勞,只落得未央宮里斬首,彭越醢為肉醬,英布弓弦藥酒?主公,你可尋思,禍到臨頭難走!”燕青建議盧俊義“尋個僻凈去處,以終天年。”盧俊義貪圖朝廷給予的所謂“結果”,燕青則笑著說:“主人差矣!小乙此去,正有結果,只恐主人此去無結果耳。”對于燕青來說,他所謂的“僻凈去處”就是江湖社會。燕青是個有心人,在與柴進打入方臘老巢臥底,打破幫源洞后,讓手下搶了兩擔金珠細軟。身上有錢,還有天子御書特赦令,燕青應該可以逍遙于江湖了。

 

李俊也是梁山好漢中不可多見的深謀遠慮之人。宋江流放江州時,李俊靠著敏銳的判斷力和堅韌的忍耐力,連續救了宋江兩次命,此后一直擔任梁山水軍的老大。征方臘時,李俊目睹兄弟們死的死,傷的傷,對未來充滿著憂患之感。就在此時,李俊和童威、童猛遇到了太湖好漢費保等人。費保等人有一身本領,既不愿意做宋朝的官,也不愿意做方臘的官。費保等人為李俊的人品所感動,協助宋江打下蘇州,卻不愿做官,原因是因為“世情不好”。費保與李俊分別時說“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希望戰事結束后與李俊等人打一只大船,聚集一些水手,江海內尋個凈辦去處,以終天年。這一理想,大概就是孔夫子所說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李俊與費保等人的“太湖小結義”是對梁山大聚義的否定。在宋江領導下的招安之路走向死胡同時,李俊又找到了新的路。征方臘回來的途中,李俊和童威、童猛兄弟詐病掉隊,而后到太湖榆柳莊會合費保等四人,按照原先的規劃遠走海外,后來李俊成為暹羅國國王。對于李俊等人來說,中國之大,已經沒有安身之地,他們心目中的凈土在遙遠的海外。

 

公孫勝是個有理想的道士,早年云游江湖,勸說晁蓋搶劫生辰綱這筆不義之財,書中多次寫到公孫勝對銀子不太感興趣。公孫勝不貪財,對做官也不敢興趣,還是個孝子,他孝順母親,尊敬師傅。宋江上山后,他就脫離組織躲了起來,宋江派戴宗帶隊請了兩次,才重新回來。征遼結束后,公孫勝堅決要求回到山中跟隨師傅學道。對于公孫勝來說,他心目中的凈土就是師傅所在的二仙山。書中的隱士許貫忠是燕青好友,文武全才,精通天文地理,卻隱居在一個偏僻的農家小院里。書中說描寫許貫忠的住處說,“樹木叢中,閃著兩三處草舍。內中有幾間向南傍溪的茅舍。門外竹籬圍繞,柴扉半掩,修竹蒼松,丹楓翠柏,森密前后。”許貫忠堪稱隱居民間的高人,大宋內憂外患日趨嚴重,有本事的紛紛卻躲起來,怎么說也是亡國之兆。

魯智深“禪杖打開危險路,戒刀殺盡不平人”,擒獲方臘立下大功后,宋江勸說他還俗,光宗耀祖。魯智深說:“灑家心已成灰,不愿為官,只圖尋個凈了去處,安身立命足矣!”魯智深最后在濤聲潮音中含笑而去,他的凈了去處就是他光明皎潔的一片佛心。

總的說來,對于凈土在哪里這樣的問題,不同的好漢有不同的回答。在王進的心目中,凈土是邊關,雖然危險,但比較公正;對于李逵、三阮來說,凈土就是兄弟們平等相處的梁山;對于持有特赦令的燕青來說,凈土是遠離官場的江湖;對于李俊來說,凈土是遠離故國的海外;對于公孫勝來說,凈土就是師傅和母親身邊;對于許貫忠來說,凈土是他隱居的農家小院;對于魯智深來說,凈土就是他自己的心。讓我來說,凈土就是大宋王法管不到的地方。

本文來自:南通成云雷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目前評論:1   其中:訪客  1   博主  0

    • 良杰

      魯智深 和 武松是梁山的良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