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鬼,沒想到你竟是好官

  • A+
所屬分類:金瓶梅解讀
01
大宋政和年間,風調雨順,四海升平,人人安居樂業。位于運河之畔的清河縣,占著交通要道,連著八方客商,很是繁華。
繁華的城市里,酒足飯飽睡不著覺的人,喜歡去說書人老郭那里聽故事,故事無非是七俠五義、才子佳人,前半夜平平淡淡,到了后半夜,好聽的才來。
老郭把嘴一抹,露出一絲奸笑,開始講他與嫂子,也就是謙哥媳婦的故事。謙哥就在旁邊,很無辜的樣子,假裝不明白。
嫂子說:死鬼,你怎么才來。
嫂子說:你坐會兒,我先去洗棗。
嫂子說:Sorry,不小心打翻了你的面,我陪你一碗。
......
每當說到這些橋段,底下的人就會嘿嘿地笑,笑聲蕩漾,沒了睡意,來了精神。
清河縣有一百萬人口,其中大多數比較窮,一個月賺不到幾串銅錢,干完一天粗活扒一碗糙飯躺床上養力氣了。還有極少數特別忙,到了晚上也得看文件,研究縣里下一步的發展。只有這些來聽說書的,閑得蛋疼,聽完老郭與嫂子的故事后,更疼,商量著找個嫂子捉奸。
上期關于麗春院的文章里我們聊了掃黃,掃黃與捉奸雖然針對的是同一項運動,但里面的門道大不相同。
一個“掃”字,凸顯鐵腕,是一隊人馬不由分說闖入,踹開所有緊閉的房門,不論里面有幾個人一律抱頭蹲下,想找條床單裹一裹都得請示。
但“捉”就不一樣了,無論是捉蛐蛐還是捉魚,都得靜悄悄的,像做賊一樣慢慢靠近,出其不意才能得手。早一步,人家正穿著衣服談心,直接把來人罵回去。遲一步,人家已經下炕穿鞋,又是談心。
所以捉奸這種活,難度極大,只有實在閑得蛋疼,扯淡的、管事寬的、游手的、好閑的,受了老郭和嫂子的撩撥,摩拳擦掌心癢難耐。
諾大的清河縣,什么鳥都有。就真有這么四個好兄弟車淡、管世寬、游守和郝賢,真就查到了這樣一位好嫂子。
嫂子叫王六兒,長得是高挑身材,瓜子面皮,打扮的喬模喬樣,常站在門口拿眼脧人。
這樣的一看就有戲,長得不錯的車淡走上前挑逗幾句,卻被王六兒罵了回去,這意味著嫂子已經有人。
老郭跟謙哥是結拜的干兄弟,謙嫂就成了老郭的干嫂子。而王六兒在門口等的人,是她老公韓道國嫡親的兄弟,韓二。這是金瓶梅里又一個嫂子和小叔子的故事,只是不同于潘金蓮和武二,這次的韓二是個機靈鬼,跟嫂子打得火熱。
這一切,都被以車淡為首的四個好兄弟看明白了,他們馬上謀劃,準備捉奸。
對于他們來講,這場捉奸意義十分重大,所以最佳的捉奸時間應該是在白天。到了夜里,左鄰右舍都睡了,捉到了也沒人來看,還有什么意思!
他們耐心地等著,等著干柴烈火在白天燃燒的那一刻。皇天不負有心人,某日,大白天韓二喝多了,趁他哥不在家,鉆進了嫂子的房里。白天不比夜晚,嫂子倒是謹慎,趕緊把大門二門全插上,然后才歡天喜地進了屋。
躲在墻根里豎著耳朵的四兄弟,聽到里面情到濃時,趕緊派一位手腳利索的翻墻過去,打開門栓,然后齊闖進去,踹開里屋門。王六兒跟韓二穿衣不迭,被他們奪下衣服,一條繩子綁起來,游街。
那一日,是清河縣最熱鬧的一日,比元宵節的燈會還熱鬧。車淡四兄弟如得勝將軍般大喊,人人都跑出門來觀看。其實,他們并沒有綁人游街的權力,但把嫌犯押送到衙門里合情合理,那就把這條通往衙門的路,走得慢一點,多繞幾圈。
那是車淡四兄弟人生最高光的一刻,按大宋律例,叔嫂通奸,兩個都是絞刑。面對臨死的兩個通奸犯,清河縣的觀眾不會留情,他們叫嚷著,鼓噪著,把爛西紅柿丟向綁在一起的這對男女,白花花、紅艷艷。
這一日,沒人去聽老郭的說書。
02
升堂了,主審官是夏提刑,同坐的是副提刑官西門慶
王六兒和韓二已經洗去了西紅柿,披上了衣服,哆嗦嗦的站在下面。車淡四兄弟覺得立了大功,志得意滿挺立在側。四周擠滿了觀眾,伸著腦袋,側著耳朵,生怕漏了一點點精彩。
夏提刑問話,兩邊對答。
韓二喊冤枉,說自己本是去哥哥家吃飯,遇上車淡幾個流氓調戲嫂子,氣憤不過,起了爭執,反被他們打了一頓,綁來誣告。
話還沒說完,車淡厲聲打斷韓二,把那捉奸的一幕繪聲繪色講起來,當時躲在墻根里,望見韓二醉醺醺進門,遇到嫂子馬上抱住,猛親一口......
管世寬接過話頭,說韓二抱住王六兒,手忍不住亂摸,把王六兒摸得花枝亂顫......
游守搶過來繼續說,王六兒關上大門后,他們看不見了,但耳朵貼在墻上聽得清楚,兩人進了屋,王六兒說先洗個棗吧,韓二大叫要直接吃豆腐.....
郝賢作最后補充,他是個業余相聲愛好者,最擅長模仿鳥叫雞叫各種叫,他敞開嗓子,在公堂上模仿起來......
圍觀的人嘿嘿笑著,聽得如癡如醉,就連主審官夏提刑,也大張著嘴,目光呆呆的,腦海里翻騰著體育運動的精彩畫面......
就在這時,驚堂木啪的一聲打下來,眾人回過神,卻見西門慶問隨堂的衙役:“這伙人打哪兒進他屋里的?”
衙役恭敬回道:“越墻進去。”
西門慶大怒,驚堂木又是一拍,喝道:“你們這伙無賴,大白天竟敢翻墻進入人家私宅,又敢打爛房門綁架主人,真是無法無天!來人,拿夾棍來,每人打二十大板。”
一時間,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光顧著熱鬧,卻忘了私闖民宅也是重罪,要被流放戍邊。
車淡四兄弟確實是暴力闖民宅,他們剛才已經親口描畫過了。王六兒確實是民宅的主人,有房產證,而韓二是自家兄弟,來哥哥家吃飯合情合理。
好個西門慶,依法斷案,讓所有人啞口無言。
03
金瓶梅讀到上面這一段,不由得對西門慶刮目相看,他是個頗具現代法治精神的領導。
叔嫂通奸這檔子事,在古代觸犯的是儒家道統,所以才被定為重罪,不僅通奸者要被處死,臨死前還要游街示眾,被大家盡情奚落。竊以為,這是清河縣那些沒錢去劇院聽老郭說書的人,最痛快的娛樂活動。
許多年后,作家王小波描畫了同樣的一幕場景,知識青年王二與已婚女醫生陳清揚搞破鞋,被抓住,對他們的一場場批斗會就成了整個農場最有意思的娛樂晚會,一個接一個的群眾代表跳到臺上,指著脖子上掛滿破鞋的兩人,狠狠罵。
有的罵,你們沒有大局觀,現在外面美帝猖狂,蘇修狠辣,作為知識青年不好好學習、勞動,時刻準備奉獻,竟然沉迷于那檔子事!
有的罵,你們缺乏集體意識,不肯與廣大群眾打成一片,反而鉆進山上的小窩里搞破鞋,這是搞兩人小圈子,背離組織!
有的好言相罵,你們還年輕,不想進步了嗎?不想上大學、考公務員了嗎?你們這檔子事會被寫入檔案,不僅影響你們自己,還會影響你們的子女,很可能被禁止上幼兒園!
......
可憐王二與陳清揚,沒遇上西門慶一般的青天大老爺,一聲怒喝,把這些嘴巴大義凜然心里裝滿齷齪的人,統統打個二十大板。
男女兩情相悅搞在一起,即便是婚外情,也只是別人的私事,是離婚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應該交給當事人處理。王六兒的丈夫韓道國就選擇了閉一只眼,此后一家人其樂融融,他去世之后,弟弟韓二直接娶了嫂子,繼續過日子。
這檔子事,即便主人公是亞洲舞王羅志祥,也不值得被全民圍觀。如果全民都熱衷于圍觀這檔子事,那就會忽略一千年前被西門慶怒喝過的更重要的事:暴力手段,私闖民宅。
西門慶是山東人,水滸傳里說他在陽谷縣,金瓶梅里說他是清河縣,這在一千年后引發兩個城市的激烈搶人,陽谷縣建起了以“西門慶故居”為中心的大宋民風民俗游覽區,請來著名雕塑師,通過雕塑逼真再現了西門慶和潘金蓮幽會的場景。
財力更雄厚的臨清市更牛逼,直接建起了占地8公頃的“金瓶梅文化旅游區”,里面不僅把西門慶生活的場景諸如王婆涼茶鋪、武大炊餅鋪、李瓶兒大宅院等等修繕一新,還排練了民間戲曲“西門慶初會潘金蓮”、“武大捉奸”,供游客嘿嘿笑著觀覽。

令人遺憾的是,兩個城市都沒有把上面西門慶斷案的一幕,花點力氣給展示出來,讓大家知道,大山東早在一千年前,就走在了保護私有產權的世界之先。
04
該干的事兒沒干,不該干的事可能就會冒出來。
近來聽到消息,說是山東不少地方的村子要拆,把宅基地騰出來統一開發,以利于經濟發展,這本是好事。村民從自建的宅院搬出來,住進統一設計,統一建設的現代化樓房,環境好了,供水供暖都方便了,更是好事。
雖然是好事,但涉及的人多了,就總有人不理解、不愿搬。比如,濱州有個袁二,非要繼續住自家估價600元每平米的老房子,不想搬到1200元每平米的新樓房。俗話說一分價錢一分貨,整整一倍的住房改善,就是有人不樂意搬。
不僅濱州有袁二,菏澤還有個李二,德州有個趙二,可能是他們覺得新樓房是毛胚,裝修得花錢;也可能覺得住新房要補的差價太多,自己掏不出來。總之,這些二貨沒有大局觀,缺乏集體意識,不求上進寧可家里人考不上公務員,就是不搬。
當地的工作人員急了,就有了斷路斷電、家門口放鞭炮、砸房屋玻璃等說服手段,更有甚者,趁住戶外出不在家的間隙,挖掘機開進來,一舉搗毀。
問題曝光,就有了上級的督察,領導的批評,指出了問題出在哪?太急。心急,急于求成;出手急,不顧群眾感受。并一再強調,要充分尊重村民意愿,搬不搬、建不建,群眾說了算,不能強迫命令,不能增加群眾負擔。
這都是好事。
有點遺憾的是,對于我這個金瓶梅學術研究磚家,還希望聽到驚堂木啪的一拍:“把那些膽大包天強拆民宅的無賴提上來,重重打二十大板。”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