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邦邦上路,軟趴趴入眠

  • A+
所屬分類:金瓶梅解讀

“我這輩子最遺憾的事,就是推我入地獄的人,也曾帶我上天堂。”----張愛玲《色戒》
對于西門慶來說,軟下來是地獄,硬起來就是天堂。

01 幻想之硬

男人的硬有三種,第一種是紅樓夢里的賈瑞。
賈瑞是賈府的教書先生賈代儒的孫子,屬于賈府邊緣人士,可以經常在府里晃悠,但既沒錢也無勢。

沒錢,人就矮半截,在府里蹭吃蹭喝。無勢,人就低三分,到哪里都沒人搭理。

可是這樣的人,偏偏又混跡在大家族,見過有錢有勢的樣子。寧國府的當家人賈珍,與他平輩,見面喊他“瑞老弟”,恍惚間他真覺得是有錢人的弟弟了。榮國府的命根子賈寶玉,更稱他“瑞大哥”,在私塾里上學還要歸他管,朦朧中,他真認為自己握著命根子。

這樣的幻想害了他,讓他在花園小路上碰到王熙鳳時,身上木了半邊,大著膽子公然調戲。

王熙鳳在賈府是什么人物!別人見了她,要跪下磕頭,求她賞個好差事,混口飯吃。賈瑞倒好,竟然一口一個“嫂子”叫著,兩眼放光,雙手直癢。

王熙鳳嘴上稱他是“自家兄弟骨肉”,難道真看得起他嗎?其實心里罵的是“奴才”、“畜生”,弄死他就像弄死一只螞蟻。

她約賈瑞夜里見面,賈瑞歡喜上了天,還真以為自己一舉泡上了賈府最有權勢的人物,從此財色雙收,當家成主子了。

于是他硬了,躲在小黑屋里硬邦邦地等著王熙鳳,見來了個人就趕忙摟住想辦事。結果那是來作弄他的,被騙了銀子又澆了滿身的糞便。

被王熙鳳設局作弄了后,賈瑞斷了心思,卻舍不得硬梆梆的滋味。他是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火氣正旺,尚未娶妻,也沒有通房丫頭,尤其是家境貧寒去不起青樓。所以當有位神僧送給他一面鏡子,拿起一照發現王熙鳳在里面招手,賈瑞毫不猶豫地鉆了進去,一次又一次與心上人纏綿,直到被窩濕透,元神衰微。

即便快要不行了,賈瑞想的還是再硬一次,在鏡子里,他征服了賈府最有權勢的女人,是賈府的主子。

沒有主子的命,卻操著主子的心。賈瑞成了天底下男人里最大的笑話,連女人的手都沒摸著,就在幻想中,硬邦邦地丟了小命。

02 嘴炮之硬

男人的第二種硬,由金瓶梅里的花子虛來呈現。

花子虛是花太監的侄子,那曾是受寵的太監,一輩子為皇上分憂解難,撈了不少銀子。退休后回到了家鄉清河縣,買了所大宅子,就在西門慶家隔壁。

在花太監的安排下,花子虛娶了李瓶兒。李瓶兒是個有來歷的女人,曾是大名府梁中書的小妾,梁中書一家老小被梁山好漢血洗時,她趁亂帶著大量珠寶逃了出來,嫁給了花子虛。

所以當老太監腿一蹬死掉,花子虛繼承的是兩大貪官的財產,在清河縣是一等一的富豪,怎么花都花不完。

花子虛花錢的辦法很簡單,就是在妓院里泡著,通宵達旦。每當夜里回家,總是爛醉如泥,扶都扶不上墻,讓夜夜守空房的李瓶兒又急又氣。

按說李瓶兒比妓院的小姐姐漂亮得多,又極懂風情,功夫好到讓西門慶都贊嘆不已。為什么花子虛要舍近求遠,泡在妓院不回家?

從花子虛的名字就知道了,他雖然才二十歲出頭,但很虛,身體單薄,功夫不濟,與家里老婆一起玩耍,沒幾回敗下陣來,肯定要被老婆埋怨。李瓶兒不是善茬,嘴巴厲害得很,不僅怨,還會罵。闊少爺的自尊心哪受得了這個。

可是在妓院里就不同了,哪怕他是讀秒的速度,小姐姐照樣能邊哀嚎邊稱贊,把“軟如鼻涕膿如醬”的玩意夸耀成世界上最硬的硬漢,把一觸即潰的尷尬描繪成大戰三百回合的鏖戰。然后擺慶功宴,找來一眾流氓,就是應伯爵、謝希大、孫寡嘴、祝實念等一干人,把花子虛扶坐在上首,你一言我一句,你敬一杯我干一碗,把這個小青年吹到云端,捧成戰神。

反正這一切排場,都由花子虛掏錢。花子虛生來沒靠汗水賺過一分錢,他的錢由梁中書和花太監搜刮民脂民膏而來。如今到了他手中,也算是取自于百姓,用之于流氓了。

只是這種靠錢砸,靠嘴巴吹出來的硬,實在不牢靠。花子虛得意了沒多久,被西門慶設局陷害,家產丟了,老婆跑了,軟趴趴躺在床上,一命嗚呼。

03 無敵之硬

第三種硬,是硬得軟不下來。

西門慶三十歲之前,是真硬,他天賦異稟,功夫了得,招之能來,來之能戰。讓家里的幾房媳婦心滿意足,對外面的幾處妓院從不虧欠。甚至尚有余力去調戲丫鬟、勾引婦女。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但三十歲之后,他不行了,提槍上陣的時候常覺力不從心,激戰正酣的時候常有無精打采。這本是正常現象,誰也不可能一輩子硬下去,只要西門慶順天命應天時,減少戰斗,專心保養就好了。

可他是西門慶啊,是馳名于清河縣的過硬品牌,他賴以起家的幾筆大生意,比如吞并孟玉樓、李瓶兒的家產,靠的都是夠硬。

西門慶暗暗發狠,他不能軟,一定要硬下去。可是軟和硬是自然法則,不是意念可以安排。坊間已經有了傳聞,說西門慶有點硬不起來了,以前是三天兩頭泡妓院,現在是遇到會所繞道走。

于是,西門慶見到了一位胡僧,胡僧沒有給他像賈瑞那樣的鏡子,而是送了一葫蘆丸藥。每次只一粒,用燒酒送下,就可以隨心所欲,硬到雞叫天明,硬個三天兩日,硬到地老天荒。想不硬的時候,吞一口冷水,收兵罷戰。

胡僧再三囑咐:“每次只一粒,不可多用,戒之!戒之!”

西門慶如獲至寶,得藥的時候是金瓶梅第四十九回,此后一直到第七十九回貪欲喪命,他整整硬了三十回。

那是充滿戰斗的三十回,西門慶昂首挺胸,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管她什么三妻四妾、花街柳巷、少婦丫鬟......統統安排得明明白白。

清河縣沒有人不服他,賈瑞在幻想中連番不斷的云雨,花子虛在嘴炮里酣暢淋漓的鏖戰,都在西門慶這里得到了實現。

直到后來,即便服上丸藥,西門慶也覺得力不從心了,腿疼,站不住,直打顫。到了最后,他軟趴趴的躺在床上,被虎狼之軀的潘金蓮逮住,一口氣服下了最后的三顆丸藥。

那是西門慶有生以來最硬的一次,只是這一次,他再也沒能軟下來,享年33歲。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