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不讀西門慶,便是宋江也枉然

  • A+
所屬分類:金瓶梅解讀

01

社會學上有個“六度分離理論”,意思是每個人只需要通過6個中間人就能與全世界任何一個人建立聯系。請注意,是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無論是風華絕代的范爺還是張牙舞爪的川普,只需6個人,你就能聯系上。

這個理論是哈佛大學教授Stanley Milgram在1967年提出的,現在來到互聯網時代,社交網絡發達,人與人的聯系更容易。比如川普是推特狂人,想與他聯系上,只需要兩步:一是像當年飛躍長城的柯受良一樣找臺合適的摩托車;二是登錄推特給川普發私信。

不過,給川普發私信的太多了,他恐怕不會看,即便看到了大概也不會理。就像你往貴寶地的“市長信箱”里發消息,市長大概連信箱地址都不知道在哪里。

所以,聯系上一個人容易,想與一個人發生實質性的聯系很難。什么叫“實質性聯系”?這個標準很高。比如你常遇到單位里的王局長,開大會時他在上面唾沫橫飛,你在角落里邊聽邊記;乘電梯時他大搖大擺站在中間,你恰巧走進,悄聲問候“局長好”,局長一臉漠然。這些近在咫尺的聯系,都算不得數,都不如你的小學同學,恰好是局長結拜的干表妹,有一天在表妹的引薦下,你與局長四目相對,妥妥地幫他拎了回公文包,這才叫“實質性聯系”。

世界上的人口越來越多,多得讓地球母親直喊累;但在這么多人里,你渴望與其發生實質性聯系的,其實就那么幾個。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無論那是夢境里的天仙,還是殿堂里的神仙。

而世界的奇妙正是在于:人多,神仙少;與人聯系容易,搞到關系難。

古往今來個中高手,西門慶稱第二,宋江不敢說第一。由此開啟本號金瓶梅學術研究第二篇:平生不學西門慶,便是宋江也枉然。

02

作為與西門慶生活在同一歷史時期的人物,宋江年齡比他大幾歲,名氣更大得嚇人。

按西門慶的小妾潘金蓮的小叔子武松的話說,江湖上久聞及時雨宋江大名,仗義疏財,扶危濟困,是天下聞名的好漢。

不僅是好漢,宋江還當上了一百零八位好漢的首領,盤踞在八百里水泊梁山,酒足飯飽打完瞌睡,心心念念想的卻是如何招安。

宋江盼著招安,因為招安之后能當官,光宗耀祖,封妻蔭子。但宋江的招安路卻走得十分坎坷,幾次三番找不到門路,甚至跟朝廷越鬧越僵,大打出手。

依照當時的環境,宋江想招安,朝廷也一點都不想打,畢竟北有強敵大遼,西有悍匪大夏,南邊還有囂張的方臘,這時候能和解就和解了,沒必要大動干戈。宋江想當官,朝廷也不缺官位讓他坐,大不了多安排幾個虛職副職,每月給這幫好漢發俸祿,比放任他們去道上搶劫要經濟得多。

何況當了老大的宋江,手底下許多兄弟都是體制內出來的,不缺門路;他自己曾在縣衙里當過押司,雖只是個小吏,官場那套規矩是懂的。再加上庫房里搶來的金銀珠寶堆積如山,按照“六度分離理論”,左轉右托,只要托到可靠的關系,拜到靠譜的神仙,使勁花銀子疏通,還愁圣上面前沒人說好話,不能招安?

而那時候的神仙,不外乎“蔡童高楊”四大權臣,以蔡京為首,最是愛才,遇到有才能的人挑著擔子進來,十分和藹,比如金瓶梅里濃墨重彩描畫的西門慶那次進京拜壽。

西門慶何許人?原本只是清河縣開生藥鋪的土財主,平頭百姓一個,跟蔡太師既無親戚關系,也沒有利益往來。但不是親戚,可以攀上親戚,西門慶就報稱自己是蔡太師的親信楊提督的親家陳洪的親家,蔡太師掰著指頭一數,中間只隔了3層,夠親近。

再看到小廝把西門慶的禮物抬上來:大紅蟒袍一套、官綠龍袍一套、漢錦二十匹、蜀錦二十匹、火浣布二十匹、西洋布二十匹、其余花素尺頭共四十匹、獅蠻玉帶一圍、金鑲奇南香帶一圍、玉杯犀杯各十對、赤金攢花爵杯八只、明珠十顆,又另黃金二百兩,總計二十杠禮物擺滿了客廳。

原諒我啰里啰唆把禮品單抄出來,這足以看出大宋朝的落后,在科技發達的時代,從袖子里掏出一串在番邦開設的銀行賬號就行了。

帶著這些禮物,西門慶恭恭敬敬拜倒在太師面前,口稱“孩兒”,以父子之禮拜了四拜。蔡太師微微一笑,回了半句:“這怎的生受!”

佳人一笑值千金,太師一笑比佳人更好看,這表示認下了西門慶這個干兒子。

諸位看官,西門慶這二十杠禮物,宋江送不起嗎?十倍他也送得起。西門慶在階下恭敬地磕頭,宋江不會磕嗎?磕破頭皮他也甘愿。但是,宋江根本沒有送禮和磕頭的機會,別說親耳聆聽蔡太師教誨了,他連太師家的門都摸不到。

這就是高手和低手的差距。

03

高手低手,高低之處在于能否洞察人心。

社會學上有種現象叫“逆反心理”,比如在學校里整日對著習題集,耳朵里被老師不停灌輸要考高分的青少年,當回到家又遭到父母一通耳提面命時,常常就要吶喊:我不學了,我想靜靜。

這種現象不止出現在青少年身上,即便是老成持重為官坐宰的人,在朝堂上討論了一整天的國計民生,批示完成堆的文件,下班回來后,若有人再跑過來背誦公文,他的耳朵將會本能地起繭,涵養高的趕人快走,涵養低的勃然大怒。

這個時候,他愛聽的是些俗話、白話、悄悄話,比如哪個館子里的菜可口,把那個廚子叫過來;唐伯虎的哪副字畫又要拍賣,找人出價買過來;晚會上那個小妞嗓子不錯,吃飯的時候派車接來......哪怕趁空講個葷段子,哈哈一樂,也是情趣。

請注意,情趣是要分圈子的,這些有情趣的話題只能在小圈子里講。圈子之外,除了那些大公無私冠冕堂皇的話,蔡太師必須謹言慎行。

因為當官到了蔡太師這個級別,說話份量太重了,稍不留神一句話,可能就會影響大宋朝的建設與發展。

比如蔡太師當眾說,紹興的黃酒不錯,是世間美味。底下就會有人把這句話抄下來,傳達出去;然后就會有學者專家趕來論證,從健康的角度黃酒好于白酒,從經濟發展的角度黃酒適合做大做強,從環境保護的角度黃酒純天然無污染......再然后就會形成一股釀黃酒熱,不僅紹興,可能連牛欄山都會引進新設備,把二鍋頭改造成黃酒。

為國為民,蔡太師不得不惜字如金,所以第一次見到西門慶,由于西門慶尚未入圈,即便抬來二十杠禮物,他也只微微一笑,說了半句話:“這怎的生受!”

西門慶自然急切地想要進圈子,而蔡太師圈子的鑰匙,掌握在他的管家手中。

04

從某種程度上說,管家就是太師衍生出的影子。太師光明正大端坐于堂上,管家暗地里伸腳伸手。
太師府的管家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當的,必須素質過硬,哪些話可說不可做,哪些事可做不可說,哪些人可以交個朋友,哪些人只能點點頭。
所以有些話,只能由管家對太師說。當西門慶把自己渴望拜干爹的想法告訴翟管家時,翟管家只需瞅準機會,在太師身邊耳語幾句,事就成了。

事成,西門慶一步跨進蔡太師的小圈子,可以在太師腳下把酒言歡,那些俗話、白話、悄悄話,慢慢聊。

正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西門慶上臺拜干爹只用了半個時辰,底下巴結翟管家可是費足了功夫,送錢、送女人,送了一個讓翟管家心魂蕩漾的大閨女韓愛姐。而西門慶適時睡了大閨女的母親,與翟管家結成了親家,雖然輩分有點亂,但從此親如一家。

西門慶做的這些功夫,宋江怎么肯干。即便他想干,也沒這個本事。要知道西門慶從小在風月場里摸爬滾打,床上功夫過硬是一回事兒,察言觀色討人歡心的功夫更是非同尋常。一句話,西門慶最懂情趣。

情趣,很重要,而宋江這個人,差就差在毫無情趣。

他在鄆城縣當押司的時候,就有一位色藝雙絕的閻婆惜來委身當小妾,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宋江不虛心向其求教,反而三言兩語不合殺了她,自己成了囚犯,發配江州。

到了江州,按說宋江該吸取教訓,少談些打打殺殺,多唱點詩詞歌賦,可是寫詩就好好寫吧,在如畫的潯陽樓上,宋江三杯馬尿進肚竟然題了反詩,敢笑黃巢不丈夫。

就這水平,別說蔡太師,就是蔡太師的管家,打死也不敢跟他交朋友,誰知道他一沖動能搞出什么鳥事來。

05

廟堂之高,江湖之遠。

宋江固然是個胸有城府、心機頗深的人,跟打家劫舍舞刀弄槍的那幫人談得來,舉手投足便能收服眾土匪。這也是本事,但這本事只能用于江湖。

宋江在江湖上是個集大成者,但他做人的擰巴之處,是不安心待在江湖之遠,非要琢磨爬進廟堂之高。

而想爬進廟堂,平生不學西門慶,便是宋江也枉然。

試遍各種辦法都不能招安,宋江終于學乖了,燕青混進東京,走了李師師的門路,把徽宗皇帝堵在了妓院的房間里。

燕青是盧俊義的心腹,盧俊義是宋江的副手,兩人雖不是鐵哥們,但在一條船上。燕青依靠風流俊朗,吹彈唱舞,愣是把李師師哄到了手,情到濃時把他介紹給了大表哥宋徽宗。宋徽宗的業余活動被人撞破,本有些惱怒,但在他的真愛李師師面前,還是寬恕了燕青,連同燕青后面的大哥宋江、二哥盧俊義......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顆星。

按照“六度分離理論”,宋江和宋徽宗之間能有了“實質性聯系”,關鍵是靠燕青。

論品貌、看情趣,燕青彷佛就是另一個西門慶,只是風流少一點,武功好一點,跟在大官人盧俊義屁股后面,而不是親自當大官人。

宋江終于能當官了,因為他走了一條西門慶走的路。

06

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陌路人。

古代社會,如果說侯門里面苦,侯門外面更苦,想進侯門始終摸不到門路的更更苦。

在當官這條路上,宋江可謂失敗之極。

一百二十回的水滸傳,直到一百一十九回,北抗大遼南征方臘,兄弟們死傷大半之后,宋江才得了個楚州安撫使的官兒。大宋朝有三百個州,宋江的官職大概是五品,從山東老家遠赴外地上任,這官不知當得過不過癮。

金瓶梅走到第三十回,西門慶磕完頭認下干爹,就得職金吾衛衣千戶,在家門口當官,也是五品。

如果宋江手頭有部金瓶梅,他挑燈夜讀悟到了精髓,或許會走一條簡單的路:

雇頭大牲口,帶上閻婆惜,來到清河縣,敲響大宅門,與西門慶把酒言歡,與眾姬妾鬧作一團。兩人結為親家,一起上東京,一起從蔡太師的后門走出來,你望我我望你,一人一頂烏紗帽,妥妥的官夢成真。

本文是金瓶梅學術研究第二篇,講了西門慶的厲害之處,但是官場如戰場,春風得意的西門慶,很快就有了一次致命失誤,從而斷送了前程。欲知詳情,點一點“在看”,下期見。

推薦閱讀:那個很簡單很粗暴的打虎英雄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混沌天涯客):平生不讀西門慶,便是宋江也枉然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