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我要官人

  • A+
所屬分類:金瓶梅解讀

01

金瓶梅一百回,我翻來覆去看了不下十遍,如同活過了十遍的人生。

人生總是悲喜交加,金瓶梅中喜悅的時刻居多,那些豪華的排場,隆重的宴席,熱鬧的伴奏,照耀出滿堂紅彤彤,人人樂在其中。

古典小說有個特點,不厭其煩描畫喜悅,遇到悲傷,卻是寥寥數語,一筆帶過,讓粗心的讀者不容易察覺。

但我察覺到了,并找到了其中最悲傷的句子:

西門慶向褥底摸了摸,見精流滿席,余香在被,殘唾猶甜。追悼莫及,悲不自勝。”

一是西門慶的悲不自勝,一是西門慶竟然遺精。俗話說精滿自溢,可是對于鶯歌燕舞日接一日的西門慶來說,他的精囊不會有存滿的時候,更不會貿然遺精了。

這一次,是因為他身在異地,醉酒而眠,望見窗外月影婆娑,迷迷糊糊睡下,遇見了已經死掉的李瓶兒

“只見李瓶兒霧鬢云鬟,淡妝麗雅,素白舊衫籠雪體,淡黃軟襪襯弓鞋,輕移蓮步,立于月下。”

西門慶一見,上前抱住,大哭,拉到房間內,說不完的兒女情長,戀不盡的纏綿悱惻,上床云雨,美快之極。

請注意,這里作者用了一個“快”字,大有深意。西門慶一輩子干活無數,每次總是極力怕快,想方設法拖延時間,增加戰斗力。男人們都懂,過分拖時間的辦法,就是讓自己感受不到快樂。像是耕地的牛,埋頭呼哧呼哧一圈又一圈,卻不知道耕田為什么。

房事,對于西門慶來說,主要是滿足征服欲。他靠著在床上的征服打響了名氣、收獲了財富、疏通了關系,為此不惜服用西域神藥,綁上白綾帶,用上銀托子。銀托子那活,大家可以上網查一查模樣,是不會讓男人舒服的,只會令對手刺激。

一句話,西門慶是頭莊稼地最喜歡的好黃牛,但是僅就房事本身,他真正體會到快樂,也就數夢里與李瓶兒這一次了。

美快之極!為什么?因為李瓶兒是西門慶心中最好的女人。

02

論美貌,李瓶兒不算太出眾,西門慶身邊比她漂亮得有好幾個。

別的不提,家里仆人來旺的媳婦宋惠蓮就漂亮得緊,身段婀娜,顧盼生姿,比潘金蓮還標致。正因為如此,西門慶見到宋惠蓮,也是忍不住的勾搭。

在古代,主子勾搭仆人的媳婦,是不成體統,大失身份的。西門慶也怕影響不好,左思右想,只得把宋惠蓮拉到后花園的假山洞子里干活,完事之后,又給銀子又給綢緞,很是疼愛。

但是宋惠蓮死掉之后,西門慶說了什么,“這個拙婦,原來沒福”。然后轉頭喝酒去了,沒有一絲的悲傷。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西門慶絕情,一方面也是宋惠蓮無知。

雖然長得美貌,但宋惠蓮的素質仍停留在仆人水平,與西門慶發生關系后,忍不住地在外面炫耀,曬禮物,秀恩愛,把西門慶床頭邊那些山盟海誓都吐了出來,朋友圈恨不得一天發十條。非說只有她跟西門慶是真正的愛情。

這不僅惹來別人的嫉恨,更讓西門慶暗地里惱火,他也是為官一方有身份的人物,大家知道他連仆人的媳婦都不放過,這臉面往哪兒擱。

所以太過炫耀的女人,上不得臺面,籠絡不來大官人。

說完相貌,再論功夫。論功夫,李瓶兒是被動型,遠不及潘金蓮的十八般武藝。

潘金蓮功夫好到什么程度?讓西門慶害怕,不敢到她房間。一旦進去了,總要被榨得干干凈凈才能出來。

潘金蓮長得漂亮,功夫好,又是在張大戶家里調教出來的,琴棋書畫都懂,有情調,會調情。按說西門慶應該最喜歡才對。

何況潘金蓮也是一門心思要拴住西門慶,很少向他要錢要物,不給他添麻煩。

可是西門慶與潘金蓮的關系,總是床上很熱,下床就冷,整本書走完關系也僅限于床上。為什么?因為他倆之間沒有共同語言。

潘金蓮雖然比仆人的媳婦水平高一些,但憑生的見識,也只是張大戶。在古代被稱作“大戶”的,一是說明他家有錢,二是暗示他家只有錢,沒出息,連個官帽子都沒有。

如果西門慶沒有當上山東提刑所所長,那么終極一生他也只能被稱作“西門大戶”,而不是“西門大官人”。

潘金蓮雖然功夫非凡,但這些吹拉彈唱、情趣情調,只要是個有錢人就能擁有。但西門慶已經超越了有錢人,他是五品官了。官場上的東西,潘金蓮卻是壓根兒不懂。

這些,只有李瓶兒懂。

李瓶兒的來歷可不簡單,她原是大名府梁中書的小妾,梁中書是蔡太師的女婿。身在國之棟梁的家庭,眼里見得多的,是那些迎來送往的官宦,明暗交織的勾當。后來梁中書被李逵滅門,她又帶出大量珠寶逃到東京,嫁給了花太監的侄子花子虛。

花太監雖只是負責皇宮燒柴的人,可那是皇宮,一不小心跟皇上看對了眼,竟被派到云南當了監軍。花太監發達后,沒有兒子,侄子就成了他的繼承人。所以李瓶兒在花太監府中見的世面,超越梁中書,直通天際。

當李瓶兒跟隨退休的花太監來到清河縣,那就是天庭里的官太太下到凡間,層次比西門慶這種開藥鋪的不知高出多少。即便后來西門慶拜了蔡太師,當了五品官,李瓶兒也可以幽幽說一句:“才五品啊,老娘十年前在梁中書家里,就是三品了。”

雖然花太監死掉后,李瓶兒沒了勢力;嫁給西門慶財產搬進來,也任由他擺布。但論層次,李瓶兒是唯一讓西門慶拜服的女人。

金瓶梅里用大段大段的筆墨描畫西門慶當官后的風光,上班就是到衙門里一拍驚堂木,下班就是觥籌交錯一拍胸脯。但是彼此的勾心斗角,相互算計,為謀一個位子挖空的心思,為躲一場暗箭耗費的計量,都隱藏在表面風光的背后。

這些,西門慶都喜歡,或者說都只能到李瓶兒房間內,與她細細商量。因為她懂得里面的套路,聽西門慶把難題說完,點撥一句,說不定就讓他豁然開朗,柳暗花明。

所以在金瓶梅的后期,西門慶總是躲在李瓶兒房里,任潘金蓮打扮得花枝招展在門口等候,他也是三過其門而不入。因為這時候的西門慶,貪戀的不再是美色,而是與李瓶兒關起門來的吐露肺腑,竊竊私語。

03

這就是古代官人的痛苦,不同于有錢的大戶可以盡情吹拉彈唱,愛玩啥玩啥。官人雖然風光,話卻要謹慎了,地位越尊貴,身邊越是沒有能說悄悄話的人。那些過來點頭哈腰一臉誠懇的家伙,沒準出門就是個地雷。

西門慶在官場越得意,這種感受越強烈,他的同僚、下屬、書童、師爺、情婦......都曾向他射出過暗箭。

而家里的老婆,比如正妻吳月娘,雖然可以放心說話,但她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大字都不識一個,對這些事兒壓根兒不懂。

滿肚子的話說不出,滿肚子的愁事沒人商量,變成滿身的寂寞。

西門慶當年不寂寞,因為有李瓶兒。所以當李瓶兒死掉后,他才有了刻骨銘心的痛,甚至為此釋放了全書唯一的一次遺精。

04

故事講到這里,男人們應該有體會了吧。越是成功的男人,體會越深。

這個世界雖然人頭攢動,人口超過70億,但能讓你放心,又懂你心的,大概也就那么驚鴻一瞥。如果有幸遇到了,就珍惜吧。別像西門慶一樣,在外面胡搞亂搞,失去了才悲不自勝。

而善良的女士朋友們,也應該可以解決疑惑了,為什么越是功成名就的男人,越會被那種長得不清晰來路更模糊的女人給俘獲,難道是老房子添把柴就能著火。

其實,那些女人靠的不是長相,不是功夫,恰恰是她們模糊的來路。混過許多歲月許多路子,廟堂之高,江湖之遠,一般人不懂的,她們懂。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混沌天涯客):官人我要,我要官人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