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怒殺閻婆惜”竟有如此大的破綻?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宋江怒殺閻婆惜”一段文字在百回本《水滸傳》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兒宋江怒殺閻婆惜”中,講的是晁蓋等上梁山,王倫見他們武藝高強,怕他們侵奪了自己的位置;又見他們做下了罪不容赦的大罪,官府必然出兵剿捕,將要惹火上身,不容他們留在梁山。林沖火并了王倫,晁蓋做了寨主。想起宋江報信的恩德,派劉唐下山送信并一百兩金子感謝。宋江收了書信,將金子退回劉唐,送他出酒店——

劉唐連夜自回梁山泊去了。只說宋江乘著月色滿街,信步自回下處來。一頭走,一面肚里想:“那晁蓋卻空教劉唐來走這一遭。早是沒做公的看見,爭些兒露出事來。”走不過三二十步,只聽得背后有人叫聲押司。宋江轉回頭來看進,卻是做媒的王婆。

王婆引著個東京來的死了丈夫的閻婆,請求接濟。宋江作成了這閻婆一具棺材,十兩銀子。后來,王婆做媒,閻婆的女兒婆惜做了宋江的外室。閻婆母女,在鄆城縣里過上了好日子。一日,宋江帶了同房押司張文遠到婆惜處,不料婆惜愛上了這小張三,兩人勾搭成奸,宋江聞得些風聲,疏遠了婆惜。“忽一日晚間,卻好見那閻婆趕到縣前來,叫道:‘押司,多日使人相請,好貴人,難見面!便是小賤人有些言語高低,傷觸了押司,也看得老身薄面,自教訓他與押司陪話。今晚老身有緣得見押司,同走一遭去。’”宋江吃糾纏不過,來到婆惜家中。婆惜不理不睬,宋江一夜無眠,天麻麻亮便匆匆離開,卻將招文袋丟在房中,而招文袋里,還有晁蓋的信,被婆惜發現,終于演出了“宋江怒殺閻婆惜”一段絕妙文字。但我們如果細細研讀這段文字,于“絕妙”等等贊嘆之中,怕還會發現百回本《水滸傳》的這回文字,有一個很大的疏漏:如此重要的機密信件,過了這么長時間,宋江怎么還把它放在招文袋中,帶在身上?這太不合情理了。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樣的情況?大家知道,《水滸傳》的成書,經歷過單個故事在勾欄瓦舍中講說的階段。“宋江殺惜”大約也是在勾欄瓦舍中講說過的單個故事,在連綴成《水滸傳》一書的時候,可能是作者考慮不周,擺錯了位置。

在一百二十回本中,宋江接濟閻婆、娶閻婆惜等事便發生在劉唐送書之前,劉唐送書,“宋江別了劉唐,乘著月色滿街,信步自回下處來。卻好的遇著閻婆,趕上前來叫道:‘押司,多日使人相請,好貴人,難見面!便是小賤人有些言語高低,傷觸了押司,也看得老身薄面,自教訓他與押司陪話。今晚老身有緣得見押司,同走一遭去。”’婆惜得到梁山泊劉唐送給宋江的信是在“同走一遭去”時。事情合情合理得多了。顯然是后者發現前者故事不合情理,從而進行了改正。

這是《水滸傳》版本流傳史上的一個重要事情,據沈德符說,這“移置閻婆事”是郭武定(勛)刻本才開始有的,楊定見和袁無涯所刻百二十回本是以郭勛本為底本,增加田虎、王慶故事而成的本子,所以也移置了閻婆事。這個事情,成了一百二十回本《水滸傳》出于容與堂百回本《水滸傳》之后的重要證據。

雖然這回文字有這么大的一個疏漏,但我們還要說它是百回本《水滸傳》中的一段絕妙文字,而且,它還是宋江人生的轉捩點,是作者將他送上梁山的重要關節,值得大書特書。

weinxin
微信掃一掃,關注官方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