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水滸傳》到《金瓶梅》,英雄終成普通人

  • A+
所屬分類:名著百科

提起武松,婦孺皆知,街頭巷尾也常能聽到他的英雄事跡,如景陽岡打虎、斗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大鬧飛云浦和徒手打死猛虎等。對于這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大丈夫,《水滸傳》的權威批評者金圣嘆將其評為“上上等人物”,稱他是天神一樣的存在。

金瓶梅》里也有一個武松,與《水滸傳》里的前段描述相近,都是從打虎開場,路遇親哥(地點有變化,前者在陽谷縣,后者改到了清河縣)。接下來也是潘金蓮勾引小叔,被武松嚴詞拒絕,后武松出差東京,潘金蓮勾搭上西門慶,合謀害死武大郎。區別在于后段:武松上獅子樓找西門慶索命的時候,不但沒有殺死西門慶,反倒誤殺了縣衙里的同事,因而被發配到千里之外,直到西門慶死后,才返回家鄉,最終殺死了潘金蓮

“耿直哥”變成“心機男”

學界有一個承襲已久的基本定論:《金瓶梅》里的武松故事,基本是從《水滸傳》中引用過來的。不過,兩部小說中的武松形象,相似之中其實有著極大的不同,甚至初讀《金瓶梅》之際,多少會讓人覺得它有些丑化英雄

就展現英雄氣概的打虎情節來說,兩書描寫的差異就使得這個傳奇英雄的表現略有不同。上景陽岡之前,《金瓶梅》里這樣寫他:在路旁酒店內,吃了幾碗酒,壯著膽……大扠步走上岡來。倒像應和著“酒壯慫人膽”這句俗語,全沒了《水滸傳》里連喝十八碗烈酒“透瓶香”“出門倒”的豪氣與渲染,讓本應更傳奇的徒手打虎故事減了那么一點神奇和豪情。

打虎之后,使沒了力氣的武松更與常人無異了——武松正坐在石上歇息,只聽草坡里刷剌剌響。武松口中不言,心下驚恐:“天色已黑了,倘或又跳出一個大蟲來,我卻怎生斗得過他?”誰知道,怕什么來什么。只見坡下鉆出兩只大蟲來,嚇得武松大驚道:“啊呀!今番我死也!”這種反應是《水滸傳》里的武松沒有的,甚至應該是為其所鄙視的。

對比可見,《水滸傳》總體上突出了武松天神般的英雄一面。但《金瓶梅》里的特寫,尤其是多出來的、不加掩飾的“驚恐”“大驚”等,在有意無意間突顯了武松凡人性的一面。

更明顯的差異還要到武松殺嫂的情節。《金瓶梅》里武松誤殺了他人,被“迭配孟州牢城”,直到第87回才遇赦回鄉。此時,他心心念念要殺之為兄報仇的原嫂嫂已經嫁到西門家五六年,又因與女婿通奸被逐出家門,被當初設計幫助她和西門慶通奸的王婆收留在家中,打算再賣上百十兩銀子,發一筆小財。照《水滸傳》里武松的脾氣,一定會殺掉這兩個奸惡的婦人;可《金瓶梅》中的武松,不知是不是被幾年流放生活磨折得沒了英雄氣概,竟從“耿直哥”一下變成了“心機男”,那種正大光明、磊落坦蕩的豪氣也一并消失殆盡:他居然想出上門求娶潘金蓮的計策!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