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說讀懂開頭第一回,就讀懂了整部《水滸傳》?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水滸傳》是四大名著之一,在這四本書中,小說家們都用了一個相同的筆法,那就是將全書的主題濃縮在開頭的第一回里。例如《三國演義》第一回通過桃園三結義及張角黃巾三兄弟來引出三個國家興衰的故事;《西游記》第一回通過猴王西游學道,影射了唐僧西天取經之事;《紅樓夢》第一回則通過甄家的興亡,來對照賈家的敗落。《水滸傳》的第一回也采用了相同的寫法,將全書的主題隱含在其中,讀懂這一回至關重要。

在版本方面,《水滸傳》有繁本與簡本的區別,一般認為百回的繁本更接近原貌,明朝嘉靖時人郭武與萬歷時人李贄讀的就是這個版本。一百回版的《水滸傳》里,第一回回目叫作“張天師祈禳瘟疫 洪太尉誤走妖魔”,在它的前面還有一個“楔子”;而在金圣嘆改編的七十回版“古本”中,第一回是“王教頭私走延安府 九紋龍大鬧史家村”,他把原來的“禳瘟疫”與“走妖魔”部分并入了契子里。在金圣嘆的版本中,許多詩詞都被刪掉了,而且他還對原文若干地方進行了潤色,已失其原貌。所以,我們在解讀第一回時,采用的是一百回的繁本,而且將契子并在其中來讀,試著弄明白這部分內容究竟有何深意?它又是如何概括全書主題的?

《水滸傳》第一回

有什么深層內涵?

《水滸傳》是元末明初的小說,其中有九十九回講的都是宋徽宗當政年間的事,唯獨第一回的故事發生在北宋中葉的宋仁宗年間,可見這一回具有高度的獨立性。

和《西游記》一樣,《水滸傳》也是以邵雍的作品來開頭。它引用邵雍寫的《觀盛花吟》來感嘆五代亂世結束,北宋的太平日子即將來臨。在朱李石劉郭、梁唐晉漢周的極亂之后,天道終于循環,上界的霹靂大仙下降轉世為宋太祖趙匡胤,這個天子掃清寰宇、蕩靜中原,建立起了大宋帝國。當時的道士陳摶就高興的說:“天下從此定矣”。因此,《水滸傳》的開頭是從亂世進入了太平時期。

從宋太祖到宋仁宗這段時間里是宋朝的上坡路階段。太祖是上天的霹靂大仙,仁宗則是踏地的赤腳大仙,他們影射的就是三十六天罡與七十二地煞。宋仁宗當政時期,北宋國運走向了巔峰,一連三九二十七年都是五谷登封,號為“三登之世”。然而物壯則老、日中則斜,在極盛之后,北宋開始轉向衰敗。《水滸》中寫道:“嘉祐三年上春間,天下瘟疫盛行,自江南直至兩京,無一處人民不染此癥”,一場忽然起來的瘟疫打斷了宋朝發展的步伐。當時的“文曲星”包拯親自出俸合藥,救治萬民,誰知疾病控制不住,“瘟疫越盛”。于是便有一干“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庸官合群商議,上奏天子,請求道士來“禳瘟疫”,這樣便間接導致了洪信“走妖魔”的公案來,為宋朝從大治走向大亂埋下了伏筆。

因此《水滸》寫道:

“不因此事,如何教三十六員天罡下臨凡世,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間,哄動宋國乾坤,鬧遍趙家社稷。”

以上“契子”的內容,它暗示宋朝即將由盛轉衰,而《水滸》所講的就是宋朝末世時期的故事。

其實歷史上宋仁宗嘉祐三年并未發生大瘟疫,《宋史》里也沒有洪信這個人,《水滸傳》只是用宋仁宗來影射宋徽宗,用洪信來影射高俅而已。徽宗因迷信道教而導致國家衰敗,所以《水滸》說仁宗聽信佞臣之言,祈求道士來做法禳瘟,導致國家由盛轉衰;洪信剛愎自用、愚昧圣聽,放走了妖魔,與高俅盜竊權柄、殘害忠良相呼應,這就暗示了一百單八將出現的原因。

張天師究竟向洪信暗示了什么?

在繁本《水滸》第二回的開頭有一首詩,其中有兩句說道“自來無事多生事,本為禳災卻惹災......高俅奸佞雖堪恨,洪信從今釀禍胎”,這可謂是第一回的主旨了。

第一回寫道宋仁宗在嘉祐“三年三月三日”坐于宸殿,受百官朝賀,所謂三三得九,九是極陽之數,這個日期也暗示著宋朝開始轉向衰敗。早朝時丞相趙哲與文彥博班奏說京師瘟疫盛行、民不聊生,請求陛下采取“釋罪寬恩,省刑薄稅”等措施,以便“禳天災,救濟萬民”。于是仁宗便下令降赦天下罪囚,免除民間賦稅,這本已是周全措施,應保持定力、盡心而為。然而疫情不見好轉,仁宗龍體不安,便想“無事生事”起來。這時恰逢范仲淹“越班啟奏”,請求朝廷修設三千六百分羅天大醮,并請宣嗣漢天師星夜來朝。

仁宗立即批準范仲淹的建議,派殿前太尉洪信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的龍虎山請天師張真人來朝。洪信星夜趕赴抵達龍虎山后,便問監宮真人說:“天師今在何處?”住持真人回答說:“這代祖師號曰虛靖天師”,他性好清高,所以結廬在山頂,修真養性,要想見他,得太尉一人親自上去。那個住持真人特別叮囑說太尉需要“一點志誠心”才能見得天師,洪信便應允下來。

第二天,眾人送洪信來到山腳下,住持真人又再次告誡說:“太尉要救萬民,休生退悔之心,只顧志誠上去。”誰知這個洪信是一個嬌貴的草包,他才走了二三里路,便埋怨這是件苦差事,初次萌生了退悔之念,所以天師化一只老虎來嚇唬他;之后,洪信走了三五十步,又對皇帝口出怨言,再生退悔之念,所以又有大蛇來嚇唬他。最后天師見他并無“志誠心”,便直接出面勸返。洪信下山后,才知道那個勸他返回的道童就是天師。

“太尉要救萬民,休生退悔之心,只顧志誠上去。”

通過考證,我們可以知道,其實這個姓張的天師就是張繼先,歷史上確實有這么一個道士。《宋史·徽宗本紀二》就記載說:“賜張繼先號虛靖先生”。而最早記載水滸故事的《大宋宣和遺事》也有對張繼先的記載,里面說宋徽宗崇寧五年,解州有一只蛟在鹽池作崇,布毒氣十余里,傷人甚重。朝廷便“詔命嗣漢三十代天師張繼先治之”,事成之后,宋徽宗封張繼先為“虛靖真人”。《水滸傳》從《大宋宣和遺事》中繼承了這個故事,將蛟龍施毒改成了“張天師祈禳瘟疫”。因為張繼先是徽宗時候的人,而《水滸》寫的是仁宗時期,所以才把他寫成了一個兒童。但其實歷史上的張繼先在宋仁宗死后才出生,因此這也屬于小說家之言。

張天師屢次向洪太尉與宋仁宗暗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要懷有道童一樣“志誠心”,保留住赤子之心,才能救賑災民。如果皇帝與太尉都無誠心,或者認為吃素的形式便是志誠,那怎么能夠救萬民于水火呢?因此,主持道士說的:“朝廷天子要救萬民,只除得太尉辦一點誠心”、“如若心不誠,空走一遭”,這便是“禳瘟疫”的真諦。如果朝廷能夠堅持文彥博提議的以民為本之措施,那么瘟疫即使一時肆虐,終究也會像白虎、大蛇一樣退去;而如果朝廷無有志誠,不誠心待民,而是將萬民的性命托付給道士與鬼神,那不過是空走一遭罷了。正因為宋朝失去了愛民的志誠心,迷戀方術鬼神,而且重用像洪信這樣的奸臣,所以上天要放出石碑下的一百零八個“妖魔”來懲罰它。

?洪信放走妖魔,北宋極盛而衰

《大宋宣和遺事》說昔日黃帝斬蚩尤,將其封印在池中,后人便立祠以祭祀。日久之后祠宇頹敗,故而變為蛟來害人,張繼先便請蜀將關羽和山神石氏來平亂,將其封印起來。這個故事對《水滸》“誤走妖魔”的內容可能有影響。而更早的時候,唐朝也有一個類似的故事。《集異記》說唐朝蘇州有個百姓名叫汪鳳,他的家中常有青氣沖天。縣里有一個名叫張勵的小官知道后,認為可能有寶玉藏在地下,便向汪鳳買下了這塊地,之后組織人手進行開挖。他們挖到六七寸深時看到一個盤石,盤石下面有一個大柜,被鐵索嚴密的封了起來。張勵急忙打開鐵柜,又拆去銅盤,忽然有一只大猴跳出來,盤中有石銘寫道:“禎明元年七月十五日茅山道士鮑知遠囚猴神于此。其有發者,后十二年胡兵大擾,六合煙塵,發者俄亦族滅。”之后,在唐玄宗天寶十四年,安祿山起兵造反,果然使唐朝陷入了戰亂。

《水滸傳》第一回吸收了前代的故事框架,將其改成了“洪太尉誤走妖魔”的情節。當時在請完天師之后,洪信便在道觀里游玩,忽然他看到一所殿宇,上書“伏魔之殿”,于是便問道士們這是什么地方。主持真人回答說:“此是祖老大唐洞玄國師封鎖魔王在此”,這可能暗示里面封印的是唐朝安史之亂時的反賊們。洪信聽說,便執意要看魔王。道士們懼怕太尉的權勢,只得把封皮揭了,看到里面只有一座石碑,上面寫著“遇洪而開”。

在洪信的命令下,大青板終于被工匠們挪開了,里面立即滾出一道黑氣,在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然后向四面八方散去。主持真人叫苦不迭,急忙跟洪信說這里埋的是一百單個魔君,“放他出世,必惱下方生靈。”因此,這一百零八個人是應運而生的魔王,而造成他們存在的正是洪信這種庸官。這個庸官在回京述職時,向仁宗隱瞞了“誤走妖魔”的事。

因此,簡單的來說《水滸傳》第一回表達了兩個基本觀點:一、皇帝失去志誠之心,迷信道教鬼神,使國家走向衰落;二、佞臣們仗勢胡為,制造了無數造反的妖魔,遂使宋江等人降生人間,“哄動宋國乾坤,鬧遍趙家社稷”。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