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真好漢?武松與魯智深差距有多大?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水滸傳》也可看作一部江湖恩仇錄,里面充滿了施恩與報恩、結怨與報仇的故事。報仇故事都很血腥,比如武松潘金蓮西門慶、張都監,宋江讓李逵殺黃文炳,石秀唆使楊雄殺潘巧云等。此處姑且存而不論。這里只說施恩與報恩故事。

《水滸中》的施恩與報恩有三種類型,也是三種境界。第一種是魯智深、林沖型,施恩者只為伸張正義,不求回報,受恩者也不用世俗方式以物質或行為直接回報;第二種是晁蓋與宋江、楊志與梁中書、閻婆與宋江、朱仝與宋江、武松與施恩、武松與張都監型,施恩者有模糊或明確的目的,報恩者只憑其對個人的好處,而不問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第三種是劉高妻與宋江、李鬼與李逵型,是典型的恩將仇報,為了個人名聲或利益,良心完全泯滅。

魯智深的“施恩”對象,分別是金翠蓮父女、桃花莊劉太公父女、豹子頭林沖。他施恩時并未意識到自己是在施恩,而是看不慣惡霸流氓為非作歹,看不慣官僚豪強仗勢欺人;他出手時也不曾想到自己出手的后果,為此不惜失了公差、丟了飯碗,淪為通緝犯,做了和尚。當然,他也就絕不是想借此得到點什么。金翠蓮的老男人趙員外為失業流浪的他找工作,那是偶然巧遇的結果。當然,受恩者給他點回報時,老魯也不做作地推辭,比如到趙員外、劉太公家該吃飯就吃飯,想喝酒就喝酒,贈點路費也接著。

林沖沒有回報魯智深的意思和機會,他也絲毫不以為意,到了梁山上并未和魯智深結黨營私。魯智深雖然后來和林沖成了一個大單位的同事,但由于被分配到不同部門(分屬步軍和馬軍),私下來往還不及和武松多。林沖也并不總覺欠魯智深的大情(要是論起來這個人情可是相當的大啊),彼此相處很自然隨便。當然,如果魯智深遇難,林沖肯定同樣會玩命相救。這真是無產階級先鋒隊產生之前最純凈的同志關系。

魯智深不求別人回報,別人對自己有恩卻不會忘記:上梁山后,他想起九紋龍史進在瓦罐寺替自己“使”過“勁”,就向宋江請假要去探望,并把小山頭的史進介紹到梁山這個大單位來;得知史進被拘,他不顧武松等眾兄弟勸阻,冒險孤軍深入前去營救。

晁蓋與宋江的關系,就不及魯智深和林沖的境界高了,但還算不錯,起碼按江湖倫理說夠朋友、講義氣。宋江向任何人普降“及時雨”時,雖不曾有特別明確的目的,暗中還是含有功利性的,那就是有意擴大朋友圈,營構自己的勢力,一旦遇事互相行個方便。事實上,他原先施出的“恩”都得到了回報:晁蓋給他現錢、讓他職位,朱仝、唐牛兒掩護他逃跑,閻婆則獻出愛女。不論是宋江給晁蓋通風報信,還是朱仝放走宋江、雷橫,都是為了江湖義氣、個人恩怨而把法度、原則拋到九霄云外。魯智深雖也無法無天,卻一定要論事情本身是非曲直,這有很大不同。

楊志、武松、施恩與宋江境界類似。楊志報答梁中書,全為知遇之恩,而梁中書是因要用他而留他、提拔他。金眼彪施恩向武松“施恩”,純為讓后者替他出氣、重霸快活林這個“天上人間”;武松向施恩報恩,也并不問施恩在快活林干了些什么,一如他向張都監報“恩”時并不問張的為人。不過,向武松施“恩”的人,都還是在自己朋友圈內講義氣的:施恩在武松落難時不忘相助,張都監設局,則是為張團練、蔣門神報仇。

劉高妻和李鬼,就屬于不論講公理還是論江湖,都極其不道德的下九流、下三濫人物了。雖然宋江救劉高妻有一定個人功利目的,但他畢竟對后者有恩,劉高妻指認宋江,若是為維護法律的神圣地位,倒也情有可原,但她只為泄自己被抓的私憤,找不到燕順、王英就拿老宋出氣。她出賣老宋時毫無心理障礙,沒有內心情與理的沖突。李鬼想謀害曾饒了自己性命、贈過自己銀子的李逵時,也做得似乎自然而然。這類人確實該殺,因為他們屬于“胎里壞”,送去勞教也不會將其轉變的。

當今社會中,魯智深、林沖式人物鳳毛麟角,宋江、武松、晁蓋、施恩之類就算不錯的了。而劉高妻和李鬼之屬,也未必在少數。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