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英雄的綽號——從性情來起的綽號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霹靂火

《水滸》第三十四回寫秦明:“因他性格急躁,聲若雷霆,以此人都呼他做‘霹靂火’秦明。”宋人《道山清話》載黃山谷答曾紆戎服紫霞丹有云:“如仆服之,殆是晴云之在川谷,安得霹靂火也。”元吳昌齡《風花雪月》雜劇第三折白:“吾今宣召天上火,地下火,……霹靂火。”元尚仲賢《柳毅傳書》雜劇第一折:“則為那霹靂火無情的丈夫。”(前自云:“躁暴不仁”。)明陸容《菽園雜記摘鈔》卷五,也說“術家有霹靂火之名”。霹靂火猶如今言雷火或電火,是說它的性子躁烈。

浪子

《水滸》第六十一回寫燕青:“不則一身好花繡,更兼吹的、彈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頂真續麻,無有不能,無有不會;亦是說的諸路鄉談,省的諸行百藝的市語;更且一身本事無人比的,拿著一張川弩,只用三枝短箭,郊外落生,并不放空,箭到物落。晚間入城,少殺也有百十個蟲蟻;若賽錦標社,那里利物,管取都是他的;亦且此人百伶百俐,道頭知尾;本身姓燕,排行第一,官名單諱個青字,北京城里人口順,都叫他做‘浪子’燕青。”《三朝北盟會編》卷二百三十二道:“韓之純輕薄不顧士行之人也,平日以浪子自名,喜嬉游娼家,好為淫媟之語,又刺淫戲于身膚,酒酣則示人,人為之羞而不自羞也。”這個浪子的意義和《水滸》所說的很相近。《宋史》卷三百五十二《李邦彥傳》和《宣和遺事》元集都說李邦彥叫浪子宰相,宋吳曾《能改齋漫錄》卷十一又說洪覺范被人稱做浪子和尚,則以浪子為名,當時也是很普遍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三十一、《宋史》卷四百五十三《忠義連萬夫傳》載“群賊”有“寇浪子”其人者,未知即《水滸》中的燕青否?

鐵面孔目

《水滸》第四十四回寫裴宣:“原是本府六案孔目出身,及好刀筆,為人忠直聰明,分毫不肯茍且,本處人都稱他‘鐵面孔目’。”《宋史》卷三百十六《趙汴傳》:“為殿中侍御史,彈劾不避權倖,聲稱凜然,京師目為鐵面御史。”宋康譽之《昨夢錄》:“開封尹李倫號李鐵面。”《夷堅志》丙十七:“三衢人王相善相人,不妄許與,士大夫目為王鐵面。”宋莊季裕《雞肋篇》卷下:“紹興四年(1134年)夏,韓世忠自鎮江來朝,所領兵皆具裝,以銅為面具,軍中戲曰:‘韓太尉銅臉,張太尉鐵臉。’世謂無廉恥不畏人者為鐵臉也。”則鐵面即不畏人之意。《水滸》把裴宣掌賞罰,顯然是受鐵面御史的影響。

毛頭星

《水滸》第五十七回有詩表證孔明道:“性剛智勇身形異,綽號‘毛頭’是孔明。”《宣和遺事》亨集說:“此星名毛頭,又名彗星,俗呼為掃星。此妖星既出,不可禳謝,遠則三載,近則今歲,主有刀兵出于東北坎方旺壬癸之地。”這可見當時的統治階級是如何地害怕這位星君了。

獨火星《水滸》第三十二回寫孔亮道:“因他性急,好與人廝鬧,到處叫他做‘獨火星’孔亮。”《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一寫道:“京西制置使有曹端者,自京城陷,聚眾擾于京西,號為‘營火星’。”“獨火星”的起法,正如“曹火星”相似。火星也被統治階級認為是災星,《宋會要輯稿》第十八冊,禮十九之九葉,有祀大火星事。

一枝花

《水滸》第六十二回寫蔡慶:“生來愛戴一枝花,河北人順口,都叫做‘一枝花’蔡慶。”《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三十及《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三十七有“賊”“九朵花”,《夷堅志》支乙四載有“三朵花”,又載:“紹興初,江淮‘劇盜’張琦亦稱‘三朵花’,意欲冒其名以惑眾也。”則當時“盜賊”取這樣一類的綽號,甚為普遍。《醉翁談錄》癸一說李亞仙舊名“一枝花”,則“一枝花”之名,唐代已然有了。明末“流寇”首領有“一枝花”王千子。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