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節不只是“鬼節”

  • A+
所屬分類:名著百科
日歷上標明今日是中元節,中國傳統意義上的“鬼節”,也是傳說中的逝者回家探望的日子。每每到了這一天,人們便忙碌著準備各種雞鴨魚肉,各種紙錢和紙衣,時代在發展,甚至有了智能手機、電腦、電視……這些都是人們緬懷逝者、寄托思念的一些方式,為迎接逝去的親人歸來。
記憶中南方的中元節總是會下雨。七月半,南方的天氣依舊是悶熱,微雨和煙霧朦朧中依舊可以感覺到一絲絲的燥熱和不安。傳說中逝者會在農歷七月初十歸來,七月十四離去。而第一年逝世的人親人則會提前一天送他(她)回到陰間。后來當中很多習俗都被簡化了,不至于那么麻煩。據說,若是下雨天,逝者行水路,坐船回來的;若是晴天,逝者行陸路,坐車回來的。迎接的人上相放完鞭炮后,還會客氣和禮貌問上一句:“您一路還順利嗎?快請進來休息。”假設逝者可以聽到,那么以此作為溝通的方式了。
古人也曾寫過不少關于中元節的詩詞。
宋代的詠中元節詩詞,少了鬼節的恐怖,多了節日的氛圍。
北宋詩人范仲淹的《中元夜百花洲作》,表現了賞月的雅興:
南陽太守清狂發,未到中秋先賞月。
百花洲里夜忘歸,綠梧無聲露光滑。
天學碧海吐明珠,寒輝射寶星斗疏。
西樓下看人間世,瑩然都在清玉壺。
從來酷暑不可避,今夕涼生豈天意。
一笛吹銷萬里云,主人高歌客大醉。
客醉起舞逐我歌,弗歌弗舞如老何。
北宋詩人韓琦寫下《己酉中元》:節中生病,心情不好,又加秋暑甚熱,更添煩惱。不過滿天晚霞,讓詩人心情有所好轉。
煩蒸求得到中元,余酷侵人尚鮮歡。
病塞不能沖酒堰,氣清終已倒盂蘭。
陳編就榻將開懶,危閣凌風欲下難。
聞道禾弮盡踰尺,日西偏喜夕霞丹。
北宋詩人趙鼎的《醉和顔美中元夕絕句》,寫出節日興味:
年年人月喜團圓,好在詩邊又酒邊。
莫道玄風只漁釣,也隨世俗夜無眠。
北宋詩人徐集孫的《中元》,抒發節日懷鄉之情:
今朝逢令節,依舊客殊鄉。
禪衲同分席,清齋若過堂。
江茶浮水色,野菜帶山香。
忽憶三秋菊,誰鋤小逕荒。
中元節時,已經立秋,天氣理當轉涼。可有時候秋暑仍甚。南宋詩人楊萬里的《中元日早起》,寫中元暑熱難當:
欲借微涼問萬松,萬松自熱訴無風。
清晨秋暑已如許,那更斜陽與日中。
中元節天氣炎熱,在楊萬里的另一首詩《中元日午》中寫得更形象:
雨余赤日尚如炊,亭午青陰不肯移。
蜂過無花絕糧道,蟻行有水遏歸師。
今朝道是中元節,天氣過于初伏時。
小圃追涼還得熱,焚香清坐讀唐詩。
南宋詩人王十朋的《元日得雨》,充滿了對時雨的喜悅:
秋陽亢流火,時雨洗中元。
既賀苗蘇槁,還欣暑滌煩。
德知天地大,功任鬼神言。
愿作老農圃,一犁耕故園。
南宋詩人宋伯仁的《觀寺中盂蘭盆會有嘆》,感嘆祭祀祖先沒有真心:
欣欣來認祖先名,梵杵丁東月二更。
滿地紙錢香篆冷,更無真哭兩三聲。
元代詩人仇遠的《中元》,反映了中元節的習俗:
初秋當望夜,平楚帶斜曛。
暑氣能昏月,砧聲不隔云。
華燈浮白水,老衲誦冥文。
漫說中元節,儒書惜未聞。
明代詩人王彥泓《盂蘭盆道場即事》,感嘆逝者已去:
兩月三喪哭不干,雁行相對雪衣冠。
紅燈照渡同千盞,翠竹揚旙各一竿。
幾處舊家都夢影,一叢新鬼暫盤桓。
他生未必重相認,但悟無生了不難。
明代詩人朱曰藩的《中元日齋中作》,以凄清之景襯憂傷之情:
陶枕單衾障素屏,空齋獨臥雨冥冥。
輞川舊擬施為寺,內史新邀寫得經。
窗竹弄秋偏寂歷,盂蘭乞食信飄零。
年來會得逃禪理,長日沉冥不愿醒。
明代詩人邊貢的《中元見月》,寫出了對中元明月的喜愛之情:
坐愛清光好,更深不下樓。
不因逢閏月,今夜是中秋。
清代雍正皇帝的《中元登獅子嶺感懷》,寫出了登山的所見所感:
晚登獅子嶺,四望凈云煙。
葉落瘦崖樹,雨過響澗泉。
人顏移歲月,秋色老山川。
令節須酬賞,天空月正圓。
清代乾隆皇帝的《中元觀河燈》,表現了河燈的華美:
太液澄波鏡面平,無邊佳景此宵生。
滿湖星斗涵秋冷,萬朵金蓮徹夜明。
逐浪驚鷗光影眩,隨風貼葦往來輕。
泛舟何用燒銀燭,上下花房映月榮。
清代詩人王凱泰的《中元節有感》,寫了中元習俗的變化:
道場普渡妥幽魂,原有盂蘭古意存。
卻怪紅箋貼門首,肉山酒海慶中元。
清代詩人龐塏的《長安雜興效竹枝體》,再現了中元節的優美景色及放燈習俗:
萬樹涼生霜氣清,中元月上九衢明。
小兒競把清荷葉,萬點銀花散火城。
在我國的古典文學著作中,有很多描寫中元節的情形,比如《紅樓夢》中,就有中元節林黛玉作《五美吟》的詩來紀念中國歷史上的五個美女:
一美為西施: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效顰莫笑東村女,頭白溪邊尚浣紗。
二美為虞姬: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三美為昭君: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命薄古今同。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
四美為綠珠: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慰寂寥。
五美為紅拂: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尸居余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在這個七月十五之中元節,黛玉自謂“曾見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終身遭際令人可欣、可羨、可悲、可嘆者甚多,胡亂湊幾首詩,以寄感慨”,寶玉翻見,將其題為《五美吟》。黛玉寫詩來秋祭比喻自己的不幸。
在《水滸傳》第四十回中,介紹了宋江、戴宗在江州遭厄,即將要執行死刑。戴宗的朋友黃孔目施緩兵計,目的是想救這兩位好漢一命,從而及時地通知梁山好漢來施救,于是他稟報知府蔡九:“明日是個國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節,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國家景命。直待五日后,方可施行。”也正是有這樣一個中元節,給梁山好漢做好劫刑場的準備,最終保住了宋江的性命。
吳敬梓所著的《儒林外史》中,也有一段描寫了南京秦淮河上民眾過中元節的熱鬧景象,寫出這中元節的熱鬧景象和當時老百姓重視這個傳統節日的氛圍。
“轉眼長夏已過,又是新秋,清風戒寒,那秦淮河另是一番景致。滿城的人都叫了船,請了大和尚在船上懸掛佛像,鋪設經壇,從西水關起,一路施食到進香河。十里之內,降真香燒的有如煙霧溟濛,那鼓鈸梵唄之聲,不絕于耳。到晚,做的極精致的蓮花燈點起來,浮在水面上。又有極大的法船,照依佛家中元地獄赦罪之說,超度這些孤魂升天。把一個南京秦淮河,變做西域天竺國……”
?
可見,中元節不僅是中國祭供祖先、緬懷逝者的傳統節日,也是民眾盡興游玩的美好時光,同時,還是寫詩抒情的日子。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