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為何撕扇子?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曹雪芹寫人寫事喜歡兩兩相對,他在怡紅院的外面安排了林黛玉薛寶釵,在怡紅院內部則安排了襲人和晴雯。襲人是薛寶釵的影子,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我們看晴雯風流靈巧,出語尖刻,眼里不容沙子,得理不饒人,確實比之林黛玉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第三十一回,特意為晴雯安排了半回書的篇幅,專門為她立傳。

這一天是端午,賈寶玉不高興。不高興的原因很多,就在昨天,他剛剛哄好了林妹妹,又在寶姐姐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實在沒意思了去調戲金釧兒,又讓王夫人打了金釧兒一嘴巴,攆了出去。他由母親那里跑出來,遇見齡官畫薔,看得癡了,卻又遇上下雨,全身淋得精濕不說,丫頭還不給開門,及至門開了想踢丫頭一腳出一出氣,踢的又是襲人,而且踢得很重,晚上吐了血。這一天的中午王夫人請客過端午,大家都很沒有意思,賈寶玉就更加氣悶。就在這種心情之下,晴雯伺候換衣服的時候把一把扇子跌折了,賈寶玉說了幾句,晴雯便不受用,和賈寶玉一五一十地頂起嘴來,氣得賈寶玉要去回王夫人,把晴雯攆出去。虧得幾個大丫頭一齊跪下求情,才放了她一馬。就是在這一天的晚上,發生了“撕扇子作千金一笑”這件事。關于這件事,己卯本在回前有批語曰:“撕扇子是以不知情之物供姣嗔不知情時之人一笑,所謂情不情。”應該說他說得很對,這一節書確實又把賈寶玉那種“情不情”的天性重重寫了一筆。而且從全書來看,凡寫次要人物,都是為寫主要人物服務,都要讓他們與主要人物發生某種關系,這個意識曹雪芹非常明確。但是若從晴雯這個次要人物本身來看,則這一章可以視為專門為她立傳的一章,因為在以前的三十回書中,晴雯都是偶爾出現,從沒有專門寫過她的事跡,而在這一回曹雪芹就要來做這個工作了。

在寶玉身邊的丫頭中,晴雯是心地最單純的,甚至可以說混沌未開,她又對眾多丫頭與寶玉的那一種暖昧關系很看不慣,時不時地就要加以揭發。在第二十回賈寶玉正為麝月梳頭,晴雯輸了錢回來取錢,見到他們兩個,冷笑道:“哦,交杯盞還沒吃呢,到上頭了。”等她出去,賈寶玉說滿屋里就只是她磨牙。晴雯又進來說道:“我怎么磨牙了,咱們到得說說。”麝月說:“你去你的吧。”睛雯說:“你們那瞞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撈回本兒來再說話。”明確揭出麝月與賈寶玉有那曖昧之事。在這個第三十一回她對襲人說:“我到不知道你們是誰!別叫我替你們害臊了,便是你們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兒,也瞞不過我去。那里就稱起我們來了!明公正道,連個姑娘還沒掙上去呢,也不過和我似的,那里就稱上我們了?”這話說得可是夠損,把襲人與賈寶玉的曖昧關系揭了個體無完膚。還是在這一回,撕扇子之前,當賈寶玉要和她一起洗澡時,她又說:“罷罷,我不敢惹爺。記得碧浪打發你洗澡,足鬧了兩三個時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們也不好進去的。后來洗完了,進去瞧瞧,地下的水淹著床腿,連席子上都汪著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叫人笑了幾天。”這就是說碧浪與賈寶玉也有那種暖昧之事。在賈寶玉身邊的幾個大丫頭中,大約除了晴雯,都與賈寶玉有過那種警幻所訓之事。就是在眼前,賈寶玉中午還在嚷著要把她攆出去,晚上又要和她一起洗澡。若是別的丫頭,這正是用肉體博取小主子歡心的好機會,可是她也加以拒絕,可見這是一個心地極其單純的姑娘。

若光是心地單純倒也罷了,她還是一種火暴脾氣,眼里不容沙子,心里有什么嘴里就說什么。她對于小紅就很不客氣,可是小紅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兒,又得到鳳姐賞識,調到身邊工作,這對于晴雯絕沒有什么好處。在這一回,她又把襲人傷得好慘,實際上為以后她的慘死種下了惡因。

但是她雖然單純,雖然脾氣火暴,卻并非混打混摔的蠻魯之輩,她有心機靈巧的一面,這一回的撕扇子,實際上寫的就是她這“風流靈巧”:她與賈寶玉頂嘴,氣得賈寶玉要把她攆走,幸虧眾丫頭替她求情,才留了下來。這一來是很丟面子的事情,要找回這個面子;二來也要把賈寶玉對她的惡劣印象扭轉過來。她深知賈寶玉的脾性,他喜歡她,脾氣發過去也就忘了,因此特意把賈寶玉的乘涼枕榻預備好,自己躺在上面,專等賈寶玉來和她下氣兒。果然賈寶玉竟然沒有記仇,特意地向她下氣兒表示親熱,她便撕了扇子。不但把賈寶玉的扇子撕了,連麝月的扇子也撕了。她可說掙足了面子,在怡紅院的地位一點兒也沒有動搖,但是她又不是用肉體去換取這一切,她的可愛,就在此等地方。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