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的時間為什么如此混亂?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紅樓夢》的時間是平面的。你可以任意翻開一章讀,讀到想撒手的地方就撒手,你可以任意穿行、逆行、跳越于這個平面“大觀園”之上,正像在“怡紅院”“櫳翠庵”“瀟湘館”之間徜徉徘徊一樣,你可以在“寶玉挨打”“晴雯補裘”“黛玉葬花”之間流連忘返。

這是由于:

第一,《紅樓夢》開宗明義為作者也為讀者建立了一個超越的與遙遠的觀察“哨位”- 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

這是一種人世之外、歷史之外的、時間與空間之外的渾樸荒漠的無限。叫作“曾歷過一番夢幻”,自不必問此“一番”是一分鐘還是一百萬年,對于夢幻來說,一分鐘等同于一百萬年。

叫作“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而這個“女媧紀元”本身就很遼遠無邊。叫作“又不知過了幾世幾劫”,“當日地陷東南”,當日從“不知幾世幾劫” 的大無限大問號中生,誰能說得明晰呢?

從這個遠遠的哨位來觀察,時間順序與時間距離又能有多少意義?豈不如同站在月亮上觀察北京市的東單與西單的位置、天安門城樓與北海太液池的高度一樣,得到一種齊遠近、同高低的效果?

那么,《紅樓夢》的種種生離死別、愛怨恩仇,不過發生在一瞬間,又如何能夠細細地分清劃定呢?

其次,第五回的“賈寶玉神游太虛境”,就《紅樓夢》的人和事的發展趨向與最終結局,給予了明確的預告與慨嘆。

讀者讀《紅樓夢》,是在強烈地、感情地、藝術地卻又是籠統地獲得了一個結局的衰敗與虛空的印象以后才回過頭來體味賈府當年的“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的;

是在了解了“枉自嗟呀”“心事終虛話”的必然走向之后才回過頭來體味寶黛愛情的深摯蝕骨的;

是在了解了“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的悲慘下場以后再回過頭來贊嘆或者戰栗于王熙鳳的精明強悍毒辣的。

一句話,是在“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的前提下,在最終是一場“空”的前提下來觀賞沒有“干凈”、沒有“空”以前的“金陵十二釵”及其他各色人等的形形色“色”的。

不論寫到了多么熱鬧的事件與多么美好的人物,讀者確知這不過是在寫一場必將破滅、其實早已破滅了的春夢。

這里,時間的確定性的消失與人生的實在性的消失具有相通的意義。時間的淡化、模糊、消失即人生種種的淡化、模糊與消失,色既然只是空,也就沒有時間性可言。

第三,空否定著色,色卻也否定著空。時間的消失否定著時間的確定性與實在性,這是從全體而言的,但每個局部,每個具體的人和事,每個具體的時間即瞬間都在否定著時間的虛空,而充滿了時間的現時性、現實性、明晰性。

?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