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嘆與他的“圣經”

  • A+
所屬分類:名著百科

金人瑞(1608一1661)本名采,字若采,明亡后改名人瑞,字圣嘆。他也如李贄先生一樣,是一個大膽的叛逆者,也因此為統治者不容而被腰斬的。他生于明末,李贄歿后六年,他方始來到這個世界,頗有李卓吾轉世傳人的意味。金圣嘆少有才名,涉獵廣博,性喜批書,可稱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評點大師。

說金圣嘆是李贄的轉世那是開玩笑,但兩人確是精神相通的,蕭條異代不同時,倘若生于同時,他倆必能相視而笑引為知己。至少,手執一卷《水滸》他們可以把晤于一室之內,對床夜話,而忘時光之流逝,笑談《水滸》而不知東方之既白。

金圣嘆可稱是古今最大的《水滸》迷,我曾說過《水滸》是金圣嘆的“圣經”,圣嘆先生若地下有知,必會頷首承認的。

金圣嘆于《水滸》、于施耐庵,那才真叫入髓的迷戀。

李贄生前未及見自己的評點本《水滸傳》,那于他多少是件憾事,而且后來面世的版本多少于他的本意有所違忤。而金圣嘆是把對《水滸》的評點工作進行到底且毫無違礙地得以完成的一個人物。他曾對生活中的不少令人感覺賞心悅目的事發出過“不亦快哉! ”的感喟,相信對《水滸》的評點是他生平最暢酣的快中之快。

有才有識的金圣嘆曾經將傳統文化遺產作了一個大膽的刪選,提出了“六大才子書”之說。被其列人“六大”的即是《莊子》、《離騷》、《史記》、《杜詩》、《水滸傳》、《西廂記》。在浩如煙海的書林中拈出六種,奉為經典,向世人亮劍,我們不能不佩服他識力之卓杰。尤其是在他生活的時代,雖有先賢李贄等人篳路藍縷的開創,但主流社會卻依然視小說、戲曲如敝屣。

金圣嘆雖拈出“六大才子書”,把《水滸傳》稱作“第五才子書”,其所評點之本即名《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但在他心目中《水滸傳》卻是排位第一的。他一生用力最勤、投入最多的也是《水滸傳》,他曾為《水滸傳》寫過三篇序,對《水滸傳》作全面的評價,又撰寫了《讀第五才子書法》,是具體而精微的導讀。在評點上也是用足了功,每一回都加上詳細的總評,然后又分段加評,對他自己特別欣賞的段落則不厭其煩地逐句逐字下評,眉批、夾批加圈點,無所不用其極。而更使出一種絕招,將此前行世的百回本或一百二十回本《水滸》置之不顧,攔腰在七十回水泊將領排定座次后戛然截斷,添一盧俊義噩夢的情節,讓《水滸》傳奇在七十回上了結。

金圣嘆大刀闊斧加細針密線的《水滸》加工,使之以全新面貌面世,從此貫華堂本風行天下,他本幾無能力與之爭鋒。此后除王仕云等寥寥幾個評點本外,殊少有人敢于“金門耍評”。

金圣嘆的功過后世爭議頗多,但作為一個有識有才的評點大師,他確實發過不少振聾發聵的精評,以全新的評點語言推出了一種全新的《水滸傳》,同時也造就了一個天字第一號的“泊迷”。

讓我們看看金圣嘆才華橫溢的點評之筆,感受一下他對《水滸》一往情深的仰慕吧!

“天下之文章,無有出《水滸》右者;天下之格物君子,無有出施耐庵先生右者!”

“夫固以為《水滸》之文精嚴,讀之即得讀一切書之法也,汝真能善得此法,便以之通讀天下之書,其易果如破竹也者。夫而后嘆施耐庵《水滸傳》其為文章之總持。”

“何謂之精嚴?字有字法,句有句法,章有章法,部有部法是也。作《水滸》者,真是識力過人。”

“《水滸》并無之乎者也等字,一樣人,便還他一樣說話,真是絕奇本事。”

“我讀《水滸》至此,不禁浩然而嘆也!曰:嗟夫!作《水滸》者,雖欲不謂之才子,胡可得乎?”

“神妙之筆,非世所知,自《水滸》外,都更無有文章!''

“如此筆墨,真乃有妙必臻,無奇不出矣!”

這口吻,這神氣,與李卓吾何其相似乃爾!不,金圣嘆比李卓吾可渭更上一層樓,更其癡迷。

他從寫作角度剖析《水滸》,拈出諸如“倒插法”、“夾敘法”、“草蛇灰線法”、“大落墨法”、“綿針泥刺法”、“背面敷粉法”、“弄犯法”、“獺尾法”、“正犯法”、“略犯法”、“橫云斷山法”、“鸞膠續弦法”等,雖或也顯得繁瑣甚至玄虛,但確也時有頗窺得作文神理之處,有啟人思索之處。

自金圣嘆之后,即使有《水滸》迷,也只能稱小巫也。其他點評家前已略述。清代有程穆衡為《水滸》作注,也算于點評之外開了一新路。其注也多為人樂道。

晚清以降,也有別出心裁作各種點將錄者,以一百零八將來配各時代的詩壇或其他什么壇上的杰出人物,蔚然成風,游戲中也透出一份對《水滸》的迷戀。

舊時猜謎也是文人雅士熱衷的一種文字游戲,雅稱射虎,其中有專射《水滸傳》人物名的叫“泊人”,專射一零八人外號的叫“泊諢”。瞧,猜謎竟也專門為《水滸傳》獨辟一園地,當然出入這個園地的也非《水滸》迷莫屬。于是迷謎交融,撲朔迷離,別有境界。

民國及新中國建立以來,諸多研究《水滸》的學者孜孜矻矻,或考證辨析,或抉微探幽,樂在其中,當然也是《水滸》迷。筆者雖孤陋寡聞,但知魯迅、胡適、鄭振鐸那樣的大師都有點迷《水滸》,而余嘉鐋、王利器、孫楷第、陸澹安、張恨水、薩孟武、孟超、聶紺弩、馬幼垣等先賢皆有關乎《水滸》的專著,這張名單可以開得很長很長,相信他們都不會否認自己有點迷《水滸》。

另外,古人中如畫《水滸葉子》的陳老蓮,今人也在畫《水滸》的戴敦邦和黃永玉,又哪個不迷《水滸》?

還有說《水滸》、唱《水滸》、演《水滸》的諸多藝人,不迷能使其藝感動人嗎?活武松蓋叫天,何以使武松活起來?迷之功也!

至于筆者,寫了《趣說水滸人物》,又作此《出入水滸》,實則卑之無甚高論,迷而已。足下之讀此書,無他,也只因迷《水滸》故也。

實際上,迷《水滸》者不只是華人,打開窗戶,眺望域外,我們可發現碧眼隆準的洋《水滸》迷也大有人在。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