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記憶中鐫刻的永恒經典

  • A+
所屬分類:讀后感

前言:

幾乎從兒時剛啟蒙開始,到后來認字識字之后開始讀書,在80年代90年代的時候,老師和家長的書單里總是會繞不開這樣一套書籍——四大名著。不為啥,就因為小時候聽上去,就很厲害的樣子。人家一問,小朋友你讀的啥書啊,然后告訴人家我讀的是四大名著。其實很少會有家長和老師會去認認真真的告訴我們,什么是四大名著?為什么這四本書被稱之為四大名著?今天就借著這個機會和大家小小的科普一下。同時這四大名著也都在我們小時候被拍攝成為電視連續劇,在央視反復播出過,今天就帶大家重溫經典。

四大名著的由來:

明代“ 后七子 ”的領袖人物,著名的文學批評家叫王世貞 ,他最先提出了” 四大奇書 “這個名詞,但他講的“ 四大奇書 ”,指的是《 史記 》、《 莊子 》、《 水滸傳 》、《 西廂記 》;而馮夢龍在王世貞之后,也提出了” 四大奇書 “的說法,而他指的則是《 三國演義 》、《 水滸傳 》、《 西游記 》和《 金瓶梅 》;到清代初年, 李漁則在醉畊堂本醉畊堂《四大奇書第一種》(《 三國演義 》)卷首作序:“昔弇州先生有宇宙四大奇書之目,曰《 史記 》也,《南華》也,《水滸》與《西廂》也。馮猶龍亦有四大奇書之目,曰《三國》也,《水滸》也,《西游》與《金瓶梅》也。兩人之論各異。愚謂書之奇當從其類。《水滸》在小說家,與經史不類《西廂》系詞曲,與小說又不類。今將從其類以配其奇,則馮說為近是。”可以看出,李漁并不贊成昔弇州先生(即 王世貞 )的說法,他認為《史記》、《南華》(即《莊子》)、《水滸傳》、《西廂記》并不是同類著作,其中《史記》為歷史散文,《莊子》是哲學散文集,《西廂記》則屬 戲曲 劇本,因此不能放在一起并稱“奇書”;而 馮夢龍 所評“奇書”,則屬于同一個類型的書,都是 長篇 通俗小說 ,同樣反映了共同的社會文化特點和普通民眾的文化消費需求,可以放在一起并稱為“ 四大奇書 ”。經過李漁的肯定, 馮夢龍所提“四大奇書”,則開始廣為流傳,并被人們所接受。 “四大奇書”之一的《金瓶梅》由于有性的描寫,被視為誨淫小說,從清順治年間起,便先后頒布了十余次法令,在全國各地查禁銷毀各種淫詞小說;而《金瓶梅》及其續書便在其中,被列為禁書。后來,《 紅樓夢 》于清 乾隆 年間問世,雖與之類似,也有人認為《紅樓夢》是脫胎于《金瓶梅》,但由于《紅樓夢》相對問世較晚,并且未被完全禁止,所以《紅樓夢》逐步取代《金瓶梅》,形成了新的“ 四大奇書 ”。

《三國演義》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大概就是我對三國演義影響最深刻的一句話了。羅貫中先生的一句話,把全書的基本基調可以說是總結歸納的淋漓盡致。

而央視版本是94年的三國演義,相信大家對下面這張鬼畜圖絲毫不會覺得陌生,不管是看過電視劇還是沒看的啊

由唐國強老師扮演的諸葛亮在兩軍陣前呵斥王朗,硬生生給王朗罵吐血。然后就有了這樣一張堪稱傳奇的圖片流傳至今。真的非常佩服這些老前輩的演技,非常到位和實在,想必看過原文的人都知道這段罵仗臺詞非常之長,可以說是非常考驗臺詞功底的。看了那么多諸葛亮,帥不帥的咱不說,但是唐國強老師這一版,在我心里必須有位置。而看三國的時候,就總有那種盡人事,聽天命的感覺,從個人私心覺得也許七星燈續命成功,大事就可期了,可惜啊,這或許就是大衍之數五十,天衍四九,讓人博取那一線生機吧。

不光是整部小說的劇情出色,而且整部電視劇的配樂大多數時候都是片頭曲《臨江仙》的變調,但是總能符合場景需要,處理的并不會讓人覺得很突兀,可以說是94主創下足了功夫的。和一些新版的改編相比,或者說是和某些類型的電視劇去比較。過重體現單一人物,或者特寫某些明星大腕。反而不如94版《三國演義》的場景描寫有水平,在當初觀看的時候總能看到很多看似無關的山水特寫。其實離不開,根植在中國人思想內”仁者樂山,智者愛水”的體現,反而讓整部劇更上一層樓。

《水滸傳》

和《三國演義》截然不同,老話說的好啊:“少不讀水滸,老不讀三國。”

98年的央視《水滸傳》,由李雪健老師扮演的“山東呼保義,及時雨——宋江”,有別于三國的時間描寫,建功立業。水滸傳的特色是描寫了108位好漢齊聚水泊梁山,反抗朝廷,替天行道的。但是那,總感覺這些人政治成分吧,放到今天都跟混黑社會的一樣,承蒙道上兄弟抬愛,還一個個混出了名號。就我個人還是喜歡32集之前,后面排好座次之后就死的過于凄慘了。水滸本身就有一種反抗壓迫的核心精神在其中。

拍攝過程中武打戲很多,演員經常都會受傷。觀眾看到的十幾分鐘的戲,可能要拍上半個多月。尤其是武打,一個動作經常要拍上幾十遍。那時演員也都是親自上陣,除非是特別危險的動作才用替身。魯智深的扮演者臧金生原本體重只有170斤,為了塑造好形象,他每天吃20個雞蛋,增重到260斤。可能只有這樣體魄的魯智深,才能夠倒拔垂楊柳吧。為了拍攝好武松景陽岡上打虎這場戲,武松的扮演者丁海峰、李逵的扮演者趙小銳不惜和真老虎演對手戲。劇組也為兩位演員各投保十萬元開拍打虎戲。而劇中潘金蓮的扮演者王思懿在劇組學會了一門做面食的手藝,以至于后來整個劇組的饅頭都是她蒸的,不得不說那個時候的演員都太拼太敬業了啊。

《西游記》

文體兩開花,不對劇本拿錯了啊。

央視86版西游記,經典中的經典。在中國,所有的青少年,基本在86年之后都深受西游記的影響,這種影響甚至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基本上可以說86版西游記就是西游記本身的樣子。男孩子來說,在童年都希望自己成為大圣那樣的人,勇敢且不畏強權。希望自己成為那個頂天立地的齊天大圣——孫悟空。有意思的是,大圣沒有成為大圣,大鬧天宮之前,所有人都叫他“潑猴”。后來壓了五百年后,他喪失掉大鬧天宮的銳氣后,反而人人開始稱他為“大圣”。網上也有很多黑暗版本,我也就不一一去解說了。畢竟的確沒人知道真假美猴王那個時候,六耳獼猴的下場究竟是什么,而在此之前佛祖稱呼孫悟空也的確都是你這個潑猴。

而女兒國這個地方不光歌曲傳唱至今,那一聲聲御弟哥哥,以及當年女兒國國王的顏值。簡直美的不可方物。真的沒有話說。i了i了。“悄悄問圣僧,女兒美不美?女兒美不美?”“愛戀伊 愛戀伊 愿今生常相隨 愿今生常相隨”。

最后總結一句話:”戲說不是胡說,改編不是亂編“。

《紅樓夢》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 ,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一個枉自嗟呀 ,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 ,一個是鏡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枉凝眉 》。

87版紅樓夢,根據前八十回的伏線和 脂硯齋 的提示,參考紅學探佚學的研究成果,做了一些修改和重新創作。限于20世紀80年代電視劇拍攝的技術水平,原著中的不少內容被略過,比如“賈寶玉夢游太虛境”等都沒有在電視劇上反映出來,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所以某些《石頭記》中書寫的,無論章回名字還是劇情都有著較大出入。其中有些劇情,比方說秦可卿喪天香樓,就有刪減。兒時影響最多的怕就是賈寶玉這句:天上掉下來個林妹妹了。大抵都是夸妹子好看的,情商低的直男建議多學學,寶玉哥哥可會撩了脫單指日可待。我仿佛早就見過這個妹妹。嘖嘖嘖

賈寶玉夢隨警幻到太虛幻境薄命司,看到貼有金陵十二釵冊子封條的大櫥,就開櫥看了冊子中的一些圖和題詞,即這些又副冊、副冊、正冊及其中的十四首圖詠,但不懂它究竟說些什么。舊稱女子為“裙釵”或“金釵”。“十二釵”就是十二個女子。在這里,“十二釵”即林黛玉、薛寶釵、賈元春、賈迎春、賈探春、賈惜春、李紈、妙玉、史湘云、王熙鳳、賈巧姐、秦可卿。冊有正、副、又副之分。正冊都是貴族小姐奶奶。又副冊是丫頭,即家務奴隸,如晴雯、襲人等。香菱生于官宦人家,淪而為妾,介于兩者之間,所以入副冊。圖冊判詞和后面的《紅樓夢曲》一樣,使我們能從中窺察到作者對人物的態度,以及在安排她們的命運和小說全部情節發展上的完整藝術構思,這在原稿后半已散失的情況下,特別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在我們讀的后四十回續書,不少情節的構想就是以此為依據的。

據說林黛玉就是和薛寶釵共用這十二判詞中的首判: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

看遍四部長篇小說,就像那句一千個人,心中就會有一千個哈姆萊特一樣。我認為我們也就一千個孫悟空,無數的角色在這樣的故事里,與我們自身共鳴著,有些小說中的人物性格角色也在潛移默化,不知不覺的影響著我們。讓我們在生活中,披荊斬棘。這或許就是我國古典長篇章回體小說的傳統魅力所在吧。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