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客觀地評價歷史上的曹操

  • A+
所屬分類:三國解讀

 

如何客觀地評價歷史上的曹操

在中國歷史上,能集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于一身者,曹操是空前絕后的一人。可是提起曹操,人們會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的評語,數落他的種種不是。其實,撇開歷史小說《三國演義》,以純客觀的歷史視角審視曾經近兩千年前彪炳神州大地的曹操,我們會發現這位歷史人物與《三國演義》中的文學形象迥然不同。

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章回體歷史小說《三國演義》,經歷了由西晉陳壽的《三國志》到東晉習鑿齒的《漢晉春秋》,從南北朝劉宋年間的裴松之《三國演義》注解,到北宋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從元代至治年間的《全相三國志評話》,到元末明初羅貫中的《三國演義》等迂回曲折的過程,而小說中的著名主人公之一曹操的為人和歷史地位也隨著小說的不斷演變而幾榮幾衰。《三國演義》中的曹操雖然以歷史上的曹操為藍本,但很多方面由于文學典型的需要和思想傾向的原因,小說中的曹操形象與歷史上的曹操仍然迥然不同。

在《三國演義》里,曹操是一個典型的“寧可我負天下人,勿令天下人負我”,既有雄才大略,又奸詐多疑的典型形象。作者對他的擊敗呂布、掃蕩袁紹、統一北方等歷史功績給予中肯的評價,書中第十八回引用郭嘉縱論曹操優于袁紹的十個方面,也都符合歷史的真實,充分體現了歷史小說“七實三虛”的嚴肅性。但出于文學形象刻畫的需要和曹操形象的大致影響,小說里的曹操給人留下的終究還是敵對和可惡的印象。為了刻畫這個人物典型,作者獨具匠心地通過借黃祖之手殺害曾幫助自己解糧草之危、韜略滿腹又恃才傲物的揚修的舉動揭露他的奸詐和卑劣行徑;通過描寫曹操的夢中殺人以防隨時的不測來表現其生性多疑、欺詐;通過借督糧官之首以平眾怒定民心來渲染曹操的詭詐和殘忍。特別通過描寫其殺害故人呂伯奢一家,然后竟聲言“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狠毒心性刻畫其忘恩負義和殘忍無情。

作者還通過曹魏集團的內部關系來刻畫曹操對人才的迫害。文中的曹操為了羅致人才,往往不惜利誘和脅迫;對于已經到手的人才,又大抵充滿猜疑和欺詐。一些謀士對曹操事業的發展殫精竭力,屢建奇功,可當他們對曹操的愿望有所忤逆時,曹操便“深恨之,以為不助己也”,不久或賜死或借他人之手殺害。似此宅心,小說中多所描繪。

蘇軾《東坡志林》載王彭語云:涂巷小兒薄劣,其家所厭苦,輒與錢令聚坐聽說古話,至說三國事,聞劉玄德敗,顰蹙有出涕者;聞曹操敗,即喜唱快。說明擁劉反曹的傾向在宋朝已非常明顯,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只是這種思想傾向的總結和發揮。

史書里的曹操:叱咤風云胸懷天下?

歷史上未經過加工的曹操又是怎樣的一個人?有關歷史記載,曹操出生在官宦世家,他的父親曹嵩本姓夏侯,因為后來成為中常侍曹騰的養子,于是改姓曹氏。曹操年輕時即已文武雙全,《魏書》說他“才力絕人,手射飛鳥,躬禽猛獸”。《三國志》說他“才武絕人”,“少機警,有權數”。

公元174年,曹操舉孝廉,任洛陽北部尉。在洛陽北部尉任上,他不畏權貴豪強,對違反禁令的一律用五色棒打死,令京城震動,豪強斂跡。在濟南相任上,他罷免了八名依附權貴、貪贓枉法的縣級官吏,又下令拆毀祠堂,禁絕祭祀,使濟南的社會風氣有所好轉。遷都許昌后,曹操立即招募流亡農民,利用荒地屯田,后來又讓軍士屯田。曹操還大修水利,推廣稻種,使中原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公元184年,曹操在東漢王朝鎮壓黃巾軍起義的戰爭中起家,任騎都尉。不久升任濟南相。后歷任東郡太守、都尉、典軍校尉等職。公元189年董卓人京后,逃回家鄉陳留起兵討伐董卓。公元192年,曹操正式組建自己的軍事集團“青州兵”。公元196年率軍進駐洛陽奉迎漢獻帝,“奉天子以令諸侯”并遷都至許昌。公元200年到公元207年間,經官渡之戰等戰役,打敗袁紹和其他割據軍閥,統一中國北部。建安十三年(208年)十一月,于赤壁之戰中敗于孫權和劉備聯軍,從此奠定中國歷史上魏蜀吳三國鼎立的局面。

曹操一生從陳留起兵到洛陽逝世,奮戰30余年,參加大小戰役50余次,消滅了袁紹、袁術、劉表、張繡、呂布等割據勢力,結束了漢末以來軍閥混戰、群雄割據和生靈涂炭的局面。雖不能與秦皇漢武相比,可是能統一大半個中國,讓百姓過上休養生息的生活,曹操是功不可沒的。千百年來,曹操因為不是“正統”的原因而被罵為奸臣,可是,二袁、劉表、劉備、孫權……誰是忠臣呢?既然找不出一個能維護漢政權的忠臣來,還能說曹操是奸臣嗎?至于曹操對人是否奸詐?傳說中曹操所說“寧我負人,毋人負我”的話是否真實呢?我們尚不敢確論。據《三國志》卷1《武帝紀》注引《魏書》:“太祖以卓終必覆敗,遂不就拜,逃歸鄉里。從數騎過故人成皋呂伯奢;伯奢不在,其子與賓客共劫太祖,取馬及物,太祖刃擊殺數人。”《武帝紀》注引《世語》:“太祖過伯奢。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備賓主禮。太祖自以背卓命,疑其圖己,手劍夜殺八人而去。”《武帝紀》注又引孫盛《雜記》:“太祖聞其食器聲,以為圖己,遂夜殺之。既而凄愴日:‘寧我負人,毋人負我!’遂行。”

從幾個注引可以看出,曹操殺死故人成皋呂伯奢一家確有其事,但殺人起因如何,且呂伯奢本人是否死于曹操之手,歷史上眾說紛紜,至今還莫衷一是。根據《魏書》的說法,曹操殺人系被劫之后,這種殺人,不能說是負人,而只是懲罰歹徒的行為。而且,“寧我負人,毋人負我”之語,只見于此書,其他二書均未道及。可知這話是不可靠的。從當時實際情況論,曹操為了生存而亡命天涯,逃命不暇,安能輕易做殺人惹禍之事。他當時如果真的畏人圖己,就應趁人無備時逃走,何必殺人以增罪累而稽行期?以上三書所記大相徑庭,陳壽既不采用,裴注雖引出,但未置評,僅備遺聞。所以我們不宜視之為真實材料,與其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遠不如從曹操許多比較確鑿的行事中尋找答案。況且,《三國志·武帝紀》及其他史料中根本就沒有提到曹操殺害呂伯奢。《魏書》所說之事原本是一樁疑案,呂伯奢一家到底為何而死尚且是個疑問,而呂伯奢好像根本就沒被殺。可這段歷史疑案到了羅貫中的手里,為了表現曹操狡詐多疑、忘恩負義、嗜殺成性,不但變成了呂家上下好心好意招待曹操,卻被曹操殺害,還非要讓呂伯奢也成了曹操的刀下鬼,臨了還來了一句:“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名言。

至于小斛分糧之事,原見《三國志·曹瞞傳》:“常討賊,廩谷不足,私謂主者日:‘如何?’主者日:‘可以小斛以足之。’太祖日:‘善。’后軍中言太祖欺眾,太祖謂主者日:‘特當借君死以厭眾,不然事不解。’乃斬之,取首題徇日:‘行小斛,盜官谷,斬之軍門。’原本是管糧官自己出的餿主意,但在羅貫中筆下,為了說明曹操詭詐陰險,作者又讓曹操演出了暗中主動命令管糧官王后用小斛發軍糧,然后又“借”王后的頭來穩定軍心的丑劇。

再如戰馬超,原本歷史上這一仗,曹操打得酣暢淋漓,大獲全勝,但在羅貫中筆下,曹操被追趕得狼狽不堪。羅貫中在這里用“割須棄袍”的倉皇逃竄來戲弄曾經叱咤風云的曹操。小說第五十八回是這樣寫的:“操在亂軍中,只聽得西涼軍大叫:‘穿紅袍的是曹操!’操就馬上急脫下紅袍。又聽得大叫:‘長髯者是曹操!’操驚慌,掣所佩刀斷其髯。軍中有人將曹操割髯之事,告知馬超,超遂令人叫拿:‘短髯者是曹操!’操聞知,即扯旗角包頸而逃。”到最后羅貫中還用了一首所謂的后人詩來羞辱曹操。“潼關戰敗望風逃,孟德倉惶脫錦袍。劍割髭髯應喪膽,馬超聲價蓋天高。”讓曹操丑態百出,更是有悖于史料。

曹操軍事上戰術戰略靈活多變,對東漢末年中國北方的統一,經濟生產的恢復和社會秩序的維護有著重大貢獻。在內政方面,他創立屯田制,命令不用打仗的士兵下田耕作,減輕了東漢末年戰時的糧食問題。

weinxin
微信公眾號
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